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秘百科       2018年6月23日  星期六  10:51:56

>>文秘百科

>>文秘百科

钟小安:明代才子徐渭的幕府生涯

发布时间:2013-04-14  来源:原创  作者:钟小安  发布者:网络秘书  浏览次数:1588  
字体:  【大】  【中】  【小】

 

明代才子徐渭的幕府生涯
钟小安
  绍兴文理学院上虞分院  浙江绍兴
【摘要】徐渭自幼聪慧,文思敏捷。且胸有大志,参加过嘉靖年间东南沿海抗倭和反对权奸严嵩的斗争。他不仅是一个会耍笔杆子的文人,还是一个懂得兵法,在军事谋略上有创见的智囊。嘉靖三十六年,被招至浙闽总督胡宗宪幕任军师,对军政之事多有谋略,在胡幕度过了一生中最风光的一段日子。徐渭潦倒一生,现实的境遇与理想之间的巨大差距,造成了他心理的畸变。
关键词】徐渭  幕府  坎坷人生  复杂心理
徐渭在明代三大才子之中,论博学,他不如解缙;论博览,他不如杨慎,然而他却成为了三人之中,名声最大,传说最多的人物。徐渭创作涉及的领域很广,但绝不依傍他人,喜好独创一格,具有强烈的个性,风格豪迈而放逸,在诗文、戏剧、书画等方面都能独树一帜。他不仅仅是一个会耍笔杆子的文人,还是一个懂得兵法,在军事谋略上有创见的智囊。像徐渭那样,能给当世及后代留下深远影响的,也颇为难得。
一、坎坷的人生旅途
徐渭(15211593),浙江山阴(今绍兴)人。明代杰出书画家、文学家。字文清,后改文长,号天池、青藤道人,田水月等。他的父亲徐鏓做过四川夔州府的同知,原配童氏,生下徐淮、徐潞两个儿子,继娶苗氏,不曾生育,晚年纳妾生下徐渭百日后就死了。在徐渭十岁那年,嫡母苗夫人把他的生母逐出了家门。幼年夺母,对徐渭是一个很大的刺激。虽然二十九岁那年他得以把母亲接回自己家中,但直到垂暮之年,他仍然不能忘怀这件事情。由于徐渭是庶出,在家中没有什么地位。他年青时考秀才未取,在给督学官员要求复试的《上提学副使张公书》一文中这样说道:“学无效验,遂不信于父兄。而况骨肉煎逼,箕豆相燃,日夜旋顾,惟身与影!”显得很悲愤。其岳父潘克敬是正直清廉的绍兴师爷,因爱其人品和文才,两家顶住了当时在绍兴盛行的重男方聘礼的不良风俗,潘翁将家境寒碜的徐渭招赘至膝下,徐渭更敬潘翁为人清正,潘小姐贤惠端庄,所以也愿入赘。徐渭和妻子非常恩爱,两人相敬如宾,婚后不久,生子徐枚。可惜这段幸福的日子只持续了三年,徐妻十九岁时便死于肺病。此后十年,徐渭一直陷于深深的悲痛之中,有时偶然从箱子里翻到一件妻子穿过的红衫,也不禁泪如雨下。其所作《内子亡十年其家以甥在稍还母所服潞州红衫颈汗尚泚余为泣数行下时夜天大雨雪》诗云:“黄金小纽茜衫温,袖褶犹存举案痕。开匣不知双泪下,满庭积雪一灯昏。”
他自幼聪慧,文思敏捷,且胸有大志,八岁被塾师誉为“谢家之宝树”,十岁便通读了著名文学家杨雄的名文《解嘲》,并改写了这篇著名文章,还给自己的大作起了个比较对仗的名字——《释毁》。长大以后,拜同乡季本为师。在做秀才时,就很有名气。然而徐文长的一生却很不幸。他才高八斗学富五车,虽然有着强烈的功名事业心和报国愿望,在“试途”上却并不顺利,自二十岁中山阴秀才后,连应八次乡试都名落孙山,在科举方面一直受挫,连举人也不曾考取。又因性气高傲,蔑视传统,不为“礼法”所拘,故每为道学家们所摈斥终身不得志于功名。他暮年作《自作畸谱》,还特地记下了六岁入学时所读的杜甫《早朝》诗句:“鸡鸣紫陌曙光寒”,流露出无穷的人生感慨。
《论语·子张》曰:“仕而优则学,学而优则仕。”没有一个士子读书不是为了进入仕途的,这是封建社会的正统。徐渭虽然放浪形骸不为世俗礼教所拘,但是他毕竟是那个时代的人,更何况,他才华超凡出众,更是想向仕途发展,这从他八次参加科举,屡败屡战中可见一斑。然而造化弄人,徐渭似乎与科举无缘,纵使他才高八斗,仕途之门始终未能向他打开。科举选拔的是通才,而非异才,科举考试考的是八股文而非文辞,所以,徐渭考不中也是可以预见的事情。一个机警敏感的人,在如此坎坷的境遇中长成,自然容易养成执拗和偏激的性格。现实的境遇与自己的理想之间的巨大差距,也是造成徐渭心理产生畸变的原因之一。
徐渭在科举中一再失败,并不是偶然的。他少年时便喜欢博览群书,讨厌八股文字,加之个性显露,情感张扬,恐怕确实写不出迎合世俗、规行矩步而阴沉死板的八股文来。徐渭虽然明知八股文毫无用处,对一些从科举出身而绝无才学的官僚一向嗤之以鼻,但这毕竟是旧文人在政治上的唯一出路。屡试不售,前途无望,对他是沉重的打击。这些导致他不得不在胡宗宪麾下做一个幕僚。当然,徐渭并不甘心长期充当一名刀笔小吏,正如他在《锦衣篇答赠钱君德夫》一诗中所言:“中幕下岂所志,有托而逃世莫知”。
嘉靖四十一年,严嵩被免职,徐阶出任内阁首辅。胡宗宪出于各种原因,与权臣严嵩来往甚密。在徐阶的策动下,胡宗宪受到参劾,并于次年被逮捕至京,徐也就离开了总督府。徐生性本来就有些偏激,精神上很不愉快,此时他对胡宗宪被构陷而死深感痛心,更担忧自己受到迫害,于是对人生彻底失望,以至发狂,精神失常,蓄意自杀,竟然先后九次自杀,自杀方式听之令人毛骨悚然用利斧击破头颅,“血流被面,头骨皆折,揉之有声”,又曾“以利锥锥入两耳,深入寸许,竟不得死”。还怀疑其继室张氏不贞,居然杀死张氏,因下狱,度过七年牢狱生活。出狱后已五十三岁,这时他才真正抛开仕途,四处游历,开始著书立说,写诗作画。晚年更是潦倒不堪,穷困交加常“忍饥月下独徘徊”,杜门谢客,几乎闭门不出,最后在“几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的境遇中结束了一生。
二、风光的幕府生涯
徐渭通常给人以恃才纵诞的印象,不过他也是一个关心社会政治,富有爱国热情的人。嘉靖时期,东南沿海遭受倭寇的频繁侵扰,由于兵备松弛,官吏无能,给人民的生命财产带来惨重损失。徐渭一方面以诗歌对此进行尖锐的抨击,一方面满怀热忱地投入到抗倭战争中。徐渭对当时军事、政治和经济事务多有筹划,并参过东南沿海的抗倭斗争。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倭寇大举入侵江浙沿海,所至之处,焚掠殆尽。徐渭在抗倭热潮的鼓舞下,投奔了典司吴成器的抗倭军队,参加了绍兴城西的“柯亭之战”,城东的“皋阜之战”。他利用自学的兵法知识研究抗敌战略,并撰成文,随时准备敬献。对于军事,徐渭有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要能“因敌人之变”,而非“徒执已试之法”。龛山之战使吴成器深得民心,也为徐渭的一生在军事上留下了最灿烂的一页。
嘉靖三十三年(1554)四月,胡宗宪出任浙江巡按监察御史,后升任兵部左侍郎兼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又加直浙总督。徐渭蜚声江南,而且他还以一介书生主动请缨不避矢石,又有许多抗倭诗文以及对战事分析到位的文章,这些使得胡宗宪多次邀请徐渭入幕,甚至礼贤下士亲自去请,终于请动了这位贫寒的才子。嘉靖三十(1557年)徐渭招至胡总督幕僚任军师当绍兴师爷,是他人生中最得意的一段时光。从此,徐渭便有了属于自己的府地,也有了一块可以以文会友、“醉而咏歌”的佳处。
在绍兴一带,当师爷是常事,但能遇到像胡宗宪这样的大主顾,还是可遇不可求的,更何况是胡宗宪主动来请,在很多人看来,这是天上掉下来的馅饼。被胡宗宪赏识,改变了徐渭的一生然而徐渭是矛盾的。首先是因为胡宗宪的官声,他判断跟着胡宗宪会给自己带来灾难,因为胡宗宪与赵文华及至与严嵩的关系;其次,他的堂姐夫沈鍊因揭发严嵩及其党羽,被奸人诬陷以交接敌人、泄露边情的罪名屈斩于宣府。但徐渭终究还是入幕了,原因在于“义”,个人感情与国家大事相比,总归是第二位的事,抗倭才是大义之所在。
徐渭乃一清贫却多才的寒士,极为敏感而自尊,然而遇上真正能欣赏自己、真心实意地对待自己的胡总督,就产生了一股“士为知己者死”的傻气,来报答知遇之恩。徐渭“狂放不羁、不受礼法约束”的声名在外,胡宗宪的宽容态度感动了徐渭,使得他不仅在战略上鼎力相助,更一展自己文学上的才华,帮助胡宗宪负责草拟奏折之类的文告和表章,在胡府当一个“文案夫子”。胡宗宪的谦虚谨慎收到了回报,在度过开始的磨合期后,徐渭开始映射出耀眼的光芒,他的文笔极好,切中要点,上至皇帝,下到县府,胡宗宪的一切来往公文都由他操刀,甚至连严嵩都几次来信表扬胡宗宪的的文书。
嘉靖三十六年十二月,胡宗宪在舟山得到一头白鹿,马上就在这上面动起了脑筋,在白鹿身上大做文章,向嘉靖皇帝呈献祥瑞。此时,徐渭发挥他特长的机会来了。徐渭将自己的天赋才智与毕生所学,慷慨地注入到这篇奏表里,这就是《进白鹿表》。此表呈上之后,嘉靖皇帝大喜,赐胡宗宪宝钞彩缎,荣耀无限,使得胡宗宪对徐渭更加倚重。更奇的是,第二年,军中又得白鹿一头,前者为雌,后者为雄。于是,徐渭又作《再进白鹿表》,把帝王的心思揣摩地十分透彻,于是换得胡宗宪由二品晋为一品,犀带改为玉带,荣华无限。自此胡宗宪对他更为倚重,对他放任的性格,也格外宽容。徐渭手中的三寸毛锥,三言两语便获得了朝廷的重赏,在军中传为奇谈,徐渭的幕府生涯,在此时也走向了巅峰。
据陶望龄《徐文长传》记载:“幕中有急需,召渭不得,夜深,开戟门以待之。侦者得状,报曰:‘徐秀才方大醉嚎嚣,不可致也。’公闻,反称甚善。”胡宗宪不但给了徐渭一个宽松的环境,而且还给了他机会和希望。总督胡宗宪聘请他为幕僚。总督官高位显,威风凛凛,气氛严肃,将吏在胡宗宪面前,不敢抬头正眼相看,徐渭却以平民的装束,和胡宗宪彼此彬彬有礼,纵情畅谈。总督府如有紧急事情要徐渭办理,即使在深夜里也会大开府门,等待徐渭。有时因徐渭喝醉酒,不能前来,胡宗宪还去看望他。
然而对胡宗宪影响深远的,并不是这些往来文书,徐渭不仅仅是一个会耍笔杆子的文人,他还是一个懂得兵法,在军事谋略上有创见的智囊。他虽然身无一职,却几次换上短衣,冒险随军队来到前线,观察形势,然后记录下战事的经过,分析成败的原因,向有关官员提出破敌的方略。这些文章大都写得比较切实,不同于一般的书生议论。
当时明朝东南沿海倭寇为患,侵扰越东地区的主要有汪直、徐海这两股势力。袁宏道在《徐文长传》中写到:“公(胡宗宪)所以饵汪徐诸虏,皆(与徐渭)密相议,然后行。”《明史·列传·徐渭》中也说:“渭知兵,好奇计,宗宪擒徐海,诱汪直,皆预其谋。”
汪直,字五峰,下海做起了海盗,最后又成为了武装走私集团的头目。势力越来越大,海盗们都称他为老船主。原先从事海上贸易,他组织了私人武装,开始还只是护航,后来索性干起了海盗。面对这样强大的一个对手,徐渭帮胡宗宪找出了他的软肋。嘉靖三十四年(1555)十一月,胡宗宪派出了他的使者蒋州、陈可愿,去日本,找到汪直,告诉他他的父母儿女都在自己手上,自己会好好的对待这他们。在汪直义子毛海峰的引见下,蒋州、陈可愿见到了汪直,并较为出色地完成了任务。徐渭又建议胡宗宪从毛海峰下手,收买了毛海峰的心,使得他怀着对胡宗宪的无限好感回到了领地,并把他所看到的一切告诉了自己的养父,虽然事情仍然毫无进展,但正如徐渭所预料的那样,强大的海盗头目汪直终于露出了破绽,一个致命的缺口已经打开。后胡宗宪又设计使得毛海峰带了信给汪直以通商入贡诱得汪直上岸愿意归顺,并最终系敌酋于狱。
徐海,字碧溪。与汪直这个半商半海盗的人不同,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海盗,对这种人妥协,只能增加他的嚣张气焰,所以对付徐海,徐渭建议只能用强硬的手段。徐海虽然实力较差,但此人精于海战,极具军事天才,以明朝海军的实力,很难战胜敌军,一旦开战,难有胜算。徐渭和胡宗宪进行了详细的计划和分析,终于制定出了一个详尽的方案,他们派人打探出貌似强大的徐海集团是不难击破的,因为它有一个致命的弱点——内讧。和汪直不同,徐海的海盗团伙除了徐海之外,还有两位合伙人,一个叫陈东,另一个叫叶麻。胡宗宪派人对他们集团内部进行挑拨离间,并且笼络徐海的妻子王翠翘,抓住女人的心理,利用她给徐海吹枕头风,劝他归顺于胡宗宪。再进一步对这三个人进行利益的离间,还骗徐海说汪直已经投降归顺了,对徐海进行心理战,最后,徐海的海盗团伙没有大规模的进剿,也没有刀光剑影的拼杀,陈东和徐海就如同京剧三岔口中那两个可笑的人,在黑暗里开始互相猜疑,胡乱殴斗。而等待他们的,则是一旁以逸待劳的胡宗宪。
可以说,胡宗宪基本上没费什么精力,就和徐渭一起轻松愉快地解决了这两个令人头痛的海盗头子。
徐渭以一介书生得浙江总督胡宗宪的重用,自是荣耀无比。的确,这是徐渭生命中最精彩的五年可以说,在胡宗宪幕府中的五年,是徐渭一生之中最意气风发的岁月,即使还有很多不如意之处,也无法否认。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胡宗宪受到参劾,徐离开了总督府,礼部尚书李春芳请他入幕,徐渭不能忍受其苛刻的待遇,断然拂袖而去;后又在翰林编修张元忭府从幕,“元忭导以礼法,渭不能从,久之怒而去。”也正因为如此,胡宗宪被徐渭列为平生四大恩人之一。绍兴师爷的职业只是他报答胡帅的知遇之恩、实现报国愿望的一种方法,文人的生活却是他心中难以割舍的追求。
三、偏激的复杂心理
徐渭在佐幕之前,曾提了一个要求,即在总督府内不担任职务,只是以宾客的身份出入其间。胡宗宪应允了他的请求。他这样做,目的是不想受制于人,他要保持自己独立的人格,要维护自己的尊严。这一时期胡宗宪对他宽容畅达,他的才能有了用武之地,他的狂傲个性也得到了一定的舒展,他的自我价值得到了部分的实现,他的情感得到了暂时的满足。但即便是在这一时期,徐渭也抑郁不安。
首先,此时的明朝朝堂斗争激烈,以严嵩为首和以徐阶为首的两大集团之间矛盾十分尖锐,严嵩是奸臣无疑,但是和他作对的徐阶也并非什么善良之辈。这种形势之下参与任何一派于徐渭这种文人而言都不是明智之举。但是,倭寇入侵,百姓于水火之中,任何一个有志气的中国人,只要有这个机会,都会想杀敌报国的,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不会不懂。此时,胡宗宪给了他这么一个保家卫国机会,徐渭虽然矛盾,还是去了,但是后顾之忧也不是没有的。可以说是带着一种担惊受怕的心境去的。
其次,他替胡宗宪撰写不少青词(又称绿章,是道教举行斋醮时献给上天的奏章祝文。一般为骈俪体,用红色颜料写在青藤纸上。要求形式工整和文字华丽,无实在内容),他感觉理想中的自我价值并未实现。带着满腹的军事谋略去,却发现总督看重的是自己的文学才能,在《徐渭集·幕抄小序》中说:“余从少保胡公典文章,凡五载,记文可百篇”,做了个“典文之士”,而且这些文章还不是平倭的文章,而是一些写给皇帝或达官贵人的应酬文字。正如他自己在《徐渭集·抄代集小序》中所说“渭于文不幸若马耕耳,而处于不隐不显间,故人得而代之,在渭亦不能避其代。这是说他所作的一些文章是为人做嫁衣,言不由衷。“存者亦谀且不工”可见出其不愿为而为之的痛苦与无奈。他在《锦衣篇·答赠钱君德夫》中也感叹:“南州有士气不羁,应科赴召靡不为。中幕下岂所志,有托而逃世莫知。”徐渭有青云之志,但现实没有提供他可供施展才智的舞台,矛盾使他落入始终纠缠其心的命运隋结中。
另外,徐渭的白鹿双表使得胡宗宪加官又进爵。他投笔从戎的初衷是为国效力,在军事上能有所作为。苦读兵书设计战术撰写种种攻守之策,为的是杀敌报国。想不到的是,他仅是在主帅的授意下,靠两只白鹿,写了两篇应景的浮文,竟然赢得主帅加封,朝堂侧目,自己也在军中树立起赫赫名声,被传为奇谈。这显然有违其初衷,壮志难酬之感不可能没有。当时军中有一位孙相士给徐渭看相,认为他是鸡群之鹤,曰:“短衣高帽拂青云,楼上逢君日未曛。一盻虎头横燕颔,载窥鹤侣生鸡群。”他对徐渭说了许多恭维之语,然而徐渭在《即席赠孙相士》中只淡淡地回了句:“寄语老翁需着眼,笼纱任务在参军。”平定倭寇的战功在将士身上,而自己只是一介谋士,不能亲上战场亲手杀敌的遗憾尽在不言中。
还有,徐渭为后人诟病的另一篇文章,是代胡宗宪作的给严嵩祝寿的贺表。严嵩八十寿辰之际,胡宗宪送大礼并由徐渭执笔写贺表《贺严公生日启》借机表忠心,贺表中言曰:“知我比于生我,益征古语之非虚;感恩图以报恩,其奈昊天之罔极。”前者把严嵩比作再生父母,后者则出自《小雅·蓼莪》,说的是父母之恩深厚无尽。对这样一个奸相,且不论他给国家和人民带来的灾难,就徐渭自己而言,他的堂姐夫沈就是屈死于严嵩奸党之手,献上这样的一篇谀辞,对徐渭这样清高的文人来说,是多么难堪的一件事情,然而,食胡之禄,又免不了要为他作一些违心的文章。这种内心不愿却又不得已而为之的矛盾,既暴露了徐渭性格中的软弱面,也造成了徐渭内心两难的痛苦,形成严重的心理创伤,使得他为自己人格方面的缺陷感到万分痛苦。
徐渭堪称绍兴师爷的早期代表人物。徐渭的幕僚生活不同于一般绍兴师爷,因为有一位比较赏识他的东家,更因为他的比较淡然的官场观念,声名在外、生活有依的他,首先想到的不是如何在官场上平步青云而是如何来享受文人的乐趣。这一点足可见他的独特与超然。
参考文献:
1.徐渭徐渭集[M]北京:中华书局,1983
2张廷玉等明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4
3.丁家桐.东方畸人徐文长[M].上海人民出版社,1999 
4王建华、朱志勇、李勇鑫.绍兴师爷与中国幕府文化[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7
5刘建琼.徐渭心理畸变对其艺术创作的影响[J].湖南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8期
6.王祖龙.生命悲感与自我挣扎——解读徐渭[J].美术向导》2002年2期
7乔亚.论徐渭对悲剧命运的淋漓抒写[J].枣庄学院学报,2006年6期
8.任桂全.绍兴市志[M].杭州:浙江人民出版社1996年

关于我们|帮助中心|广告服务|友情链接|版权申明|在线客服|返回顶部|管理登陆

版权所有 © 2012-2018 南通三角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网址:http://www.chinawmw.net/    苏ICP备1201754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及IE6.0以上浏览器对本站进行浏览
在线咨询:    QQ 2692605222   Email:bryshj@chinawmw.net

严正声明:中国文秘教育网(www.chinawmw.net)是原创作品的自由交流平台,欢迎会员踊跃投稿,拒绝平庸之作,严格遵守学术道德,禁止抄袭和复制他人文稿,如有被本网接受录入非其所有的原创作品,或作品内容违反有关规定,一经发现取消本站会员资格,并在本网站通告处理。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但保证在接到投诉并经验证属实后,于第一时间内删除该作品。

中国文秘教育网(www.chinawmw.net)的作品源自文秘教育界一群顶尖级文秘教育名家、博士、教授、文秘专业教学名师及优秀文秘学生、秘书行业名家和一线秘书提供的高质量原创稿源,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探讨之用,严禁其他用途或商业传播,若因此造成损失,中国文秘教育网在保留追究用户的法律责任的前提下终止对用户提供的所有服务,并且没收相关账号内的点数及会员资格。

中国文秘教育网(www.chinawmw.net)将努力成为自觉遵守学术道德的示范网站。

谢谢合作!

Welcome To www.chinawmw.net!中国文秘教育网是创造资源财富,实现资源价值,增强个人才能的好地方!

苏公网安备 320602020001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