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秘18门基础课精讲       2018年7月21日  星期六  2:35:02

>>文秘18门基础课精讲

>>修辞的文化视野

第三章 汉语修辞的高级方法——辞格的使用(2)

发布时间:2013-01-12  来源:原创  作者:主编:钟敏  发布者:网络秘书  浏览次数:1094  
字体:  【大】  【中】  【小】

 

四、互文——浑然一体
互文常常被人们划归为古代汉语常用的修辞方法。其实,在现代汉语中它的出镜率也是相当高的。在人们的口中,一天不知要出现多少个“千军万马、千家万户、千姿百态、千奇百怪、千变万化、千丝万缕……”这样的用互文方式组成的词语。“互文”低调地,却无所不在地渗透到了寻常百姓的言语生活中。由于“互文”在句式上讲究对称,在结构上讲究工整,在音律上讲究和谐,且充满流动感,最主要的是它“经济实惠”,言简意丰,因此,古人早就喜欢上它了。
在我国最早的诗集《诗经》中,“互文”的形式就相当成熟了。如:“干禄百福,(子孙千亿)。”(《诗经·大雅·假乐》)“干,求
也。”(《郑笺》)这句话的意思要理解为“干百禄福”,即“干求百禄,干求百福”,或“干求百禄、百福”。这是单句的互文。
再如:“汉之广矣,不可泳思。江之永矣,不可方思。”(《诗经·周南·汉广》)意为“汉水、江水又宽又长,不能游泳浮过,不能乘舟渡过。”或“汉水又宽又长,不能游泳浮过,不能乘舟渡过;江水又宽又长,不能游泳浮过,不能乘舟渡过。”这是双句互文。
又如:“乾刚坤柔,比乐师忧。”(《周易·杂卦传》)即:“乾”、“比”既“刚”也“乐”,“坤”、“师”既“柔”也“忧”。
互文在现代汉语中运用也比较广泛,比如,电视剧《渴望》的插曲《好人一生平安》中不是有“南来北往的客……”;叶倩文不也大唱“爱你到天荒地老……”吗?这里“南来北往、天荒地老”都是用互文手法组成的词语。
(一)互文辞格概念的解说
什么是互文?王占福先生在《古代汉语修辞学》中是这样解释的:“为避免行文的单调呆板,或为适应文体表达的需要(如格律、对偶、音节等),经常把一个意思完整或意思比较复杂的语句有意识地拆开,分成两个(或三个)语句相同(或基本相同)、用词交错有致的语句,使这两个(或三个)语句的意义内容具有彼此隐含、相互呼应、相互补充的关系,但在解释时必须前后互为补充或互相拼合语句的意义。这种修辞方式叫做互文,又叫互文见义、互辞、互体、参互、互言、互备等。”[1]p189王希杰先生说:“互文,就是上下两个片断,词语必须相互借用和补充,语义才能完整。[2]p376唐代的贾公彦先生在《仪礼疏》中写道:“凡言‘互文’,是二物各举一边而省文,故曰‘互文’。”    
我们认为:互文就是由上下两个或两个以上语词片断组成,这些片断在结构上相互呼应,在意义上相互补充,共同来表达一个整体的意义。这种合而见义的修辞方式叫互文。
如白居易的诗《琵琶行》中“主人下马客在船,(举杯欲饮无管弦)”,其中,“主人下马”是一个语词片断,“客在船”是一个语词片断,这两个语词片断不能各自理解为“主人下马而客人在船上”,而是“主人、客人下了马,主人、客人上了船”。这上半个语言片断“主人下马”省去了“在船”;下半个语言片断“客在船”省去了“下马”。必须把它们前后呼应着看,互补着理解,“下马”和“在船”这两个词语是主人和客人共有的。只有“主人、客人一起下了马,主人、客人又一起上了船”才能体现主人与客人的情意,才能刻画出主人与客人依依不舍送别的场景。若客人先上了船,在船上等着主人下马来送,这送别就体现不出主人客人“惨将别”的情感,而这个送别充其量是个礼节性的送别而已。
再如《木兰诗》中“将军百战死,壮士十年归”。这是个双句互文,理解时须把这两个部分结合起来,作为一个整体来理解,即“将军、壮士百战死;将军、壮士十年归”,将军和壮士浴血奋战多年,有的壮烈战死,有的荣幸而归。这里“将军百战死”句中省略了“壮士”;“壮士十年归”中省略了“将军”,理解时若不把上下句中省略的词语补充进去,就变成了“将军百战而死,壮士却打了十年仗而荣归故里了”,这是没有道理的,也是读不通的。因此,有人又把“互文”叫做“互文见义”,必须上下部分参见成文,合而见义。
即“主人 下马  在船要理解为主人        下马 在船”;或
     a1   b1   a2  b2            a1   a2       b1    b2
主人  下马 在船,   下马 在船
a1   b1  b2      a2   b1    b2  
(二) 互文辞格的结构特征和表意特点
 互文是一个结构凝练,语言简洁而表意丰富的辞格。它既有形式上的简约均衡之美,又能使语义增值,产生言简意丰的效果。方武先生在“互文:一种功能独异的辞格”一文中说:“互文格是一种言简意丰的修辞方式,体现了语言理解和表述的伸缩性。从表述角度看,它是一种约缩的形式;从理解的角度看,它又是一种扩伸的形式。正是这一缩一伸之间,完成了‘言简’和‘意丰’的统一,达到了使语义‘增值’的修辞效果。[3]p44
如:“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诸葛亮《出师表》)上下两句字数相等,结构相同,词性相对,形体上均衡匀称。“受命”与“奉命”呼应,“败军之际”与“危难之间”互补,表示的意义就非常宽广,涵盖了所有的困境。
互文的这个特点与汉语缺乏严格意义上的形态变化,语法的手段重语序,在语法的组合上依赖意合的特征有关。如上例“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也可以调整词语的组合变为“奉命于败军之际,受命于危难之间”;也可以调整为“奉命于危难之间,受命于败军之际”;还可以调整为“于败军之际受任,于危难之间奉命”;还可以调整为“于危难之间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当然还可以调整为“受任奉命于败军之际,受任奉命于危难之间”;还可以调整为“奉命受任于危难之间,奉命受任于败军之际”等。这些调整意义基本不变。汉语组句时词语间顺序调动的灵活性比较大,而不管怎么调整,在阅读时,必须把它们作为一个整体,和在一起理解,文意才能畅达。
互文是上下两个或两个以上语词片断合起来共同表达一个完整的意思。在合的过程中,依据语言的经济原则,互文在上文里往往省去在下文出现的词语,而下文里又往往省去了上文出现的词语,这样就节省了篇幅,精炼了文字,而且行文也避免了重复,从而显得错落有致。
如杜牧的《阿房宫赋》中的句子:“燕赵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齐楚之精英。”如若不使用互文的手法来写,就要铺陈为 “燕赵之收藏,燕赵之经营,燕赵之精英;韩魏之收藏,韩魏之经营,韩魏之精英;齐楚之收藏,齐楚之经营,齐楚之精英。”或者写成“燕赵韩魏齐楚之收藏,燕赵韩魏齐楚之经营,燕赵韩魏齐楚之精英。”就显得罗嗦拖沓得多。当然也可以省略为“燕赵韩魏齐楚之收藏,之经营,之精英。”那就形同嚼蜡,索然无味了。 
互文在理解上非常强调“意合“,要把握整体,这与汉民族的思维模式有关,汉民族传统的思维方式就具有整体性的特点。在解读互文的意义时,必须整体地予以关照,要让分置在两个或两个以上语句里的词语互见其义,才能显示一个完整的、符合作者意图的意思。
如鲁迅先生在《纪念刘和珍君》的文章中有一段文字:“中国军人的屠戮妇婴的伟绩,八国联军的惩创学生的武功,不幸被这几缕血痕抹杀了。”其中“中国军人的屠戮妇婴的伟绩,八国联军的惩创学生的武功”是个双句互文,如果割裂开来,各自为阵地理解,那岂不变成“中国军人屠戮妇婴而不惩创学生”, “八国联军惩创学生而不屠戮妇婴”,难道中国军人和八国联军在屠戮妇女和惩创学生方面还有分工不成?这是无法说通的。
王希杰先生在《汉语修辞学》中认为“互文”有显性和潜性两种关系,他说:“话语的意义是显性和潜性的总和。只取表层的显性的关系,意义不完整,也不合情理……”[4]p276王先生的话,对我们正确地解读“互文”很有帮助。
(三)互文辞格的基本类型
互文的分类可以从形式上分,互文可以分为短语互文、单句互文、双句互文、多句互文及段与段的互文。
1、短语互文
短语互文是指一个句子中某个短语内部的互文见义。
     呼不得。
   a1 b1 a2 b2
(杜甫《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这个句子中“唇焦口燥”是一个使用互文辞格的短语。“唇焦口燥”即“唇焦燥,口焦燥”或“唇口焦燥”。
     日已高。
   a1 b1 a2 b2
(白居易《卖炭翁》)
    你们俩学得不错
a1 b1 a2 b2
(电视剧《德龄公主》李莲英语)
2、单句互文
单句互文是指在一个单句中产生互文。
秦时 明月 汉时 ,万里长征人未还。
   a1   b1   a2  b2
(王昌龄《出塞》)
     这是一个单句之内的互文的例子。“秦时明月汉时关”是整个复句中的分句,是指“秦时明月、关;汉时明月、关。”或者“秦汉时明月、关”。
不薄 今人  古人,清词丽句必为邻。
  a1   b1   a2  b2
(杜甫《戏为六绝句》)
风里  雨里 ,日夜辛劳在洪湖上
a1   b1  a2  b2
(歌剧《洪湖赤卫队》)
 不必用兮 不必以
a1   b1      a2  b2
(屈原《涉江》)
3、双句互文
双句互文是指相邻的两个句子中产生的互文。
将军 角弓不得控都护 铁衣冷难着
   a1     b1        a2      b2
(岑参《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这是双句互文的例子。“将军角弓不得控,都护铁衣冷难着。”两句要参互着理解“将军都护角弓不得控,铁衣冷难着。”极言天气之寒冷。
谈笑 有鸿儒,来往 无白丁
a1     b1    a2     b2
                           (刘禹锡《陋室铭》)
昏睡的生活比死更可悲愚昧的日子比猪更肮脏
a1           b1         a2         b2
(雷抒燕《小草在歌唱》)
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汉灿烂若出其里
a1        b1         a2         b2
(曹操《步出夏门行·观 沧海》)
4、多句互文
多句互文是指三个或三个以上句子间的互文。
燕赵 之收藏韩魏 之经营齐楚 之精英
   a1    b1     a2    b2     a3    b3
                              (杜牧《阿房宫赋》)
这是由三个分句组成的互文句子。
东市 买骏马西市 买鞍革存南市 买辔头北市 买长鞭
   a1    b1     a2    b2    a3    b3     a4    b4
                                 (《木兰辞》)
这是由四个分句组成的互文句子。
(四)互文手法的运用
互文手法运用较多的是在古代文学作品中,但现代文学作品中,尤其是诗歌中使用较多。
1、成语
奇山异水  惊天动地  标新立异   道听途说  披星戴月  精雕细刻  
铜墙铁壁  海誓山盟  南腔北调   东张西望  大惊小怪  七上八下
生离死别  天长地久  旁门左道   天南海北  千疮百孔  心满意足
左膀右臂  呼天喊地  尔虞我诈   车水马龙  残羹剩饭  七拼八凑   心猿意马
2、使用互文必须注意的问题
互文手法在古代诗文中运用很广,使用互文能使语句精练工整,使语句含蓄丰满,互文见义;一个词语可当多个词语使用,经济实惠。但互文,尤其是双句形式的邻句互文,往往是借助于对偶的形式出现在作品中的,因此,给辨别互文还是对偶带来一定的难度,但是只要把使用互文手法的句子放回特定的语言环境中去理解,还是能辨析出来的。所以,使用互文手法,也必须有特定的语言环境,否则,会使语意混乱不清。
参考文献:
[1]王占福.古代汉语修辞学. [M].石家庄:河北教育出版社,2001.189.
[2]王希杰.修辞学导论. [M].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0.376.
[3]方武.互文:一种功能独异的辞格[J].嘉应大学学报,1995,3:42-45.
[4]王希杰.汉语修辞学. [M].北京:商务印书馆,2004.276.
五 析字——离合成趣
    大概从我们祖先学会用“会意”“形声”造字的时候,就朦胧地在使用析字格。之所以说是“朦胧”地使用,是因为用“会意”“形声”的方法造字,其实就是使用了“析字”的原理在创造。我们的先人占卜,有时也会将人名,地名或其他什么名,加以离合来预测吉凶,也是使用的这个原理。我国最早的一部字典《说文解字》,也是使用这个原理来说解文字。但是,那时我们的祖先只是无意识地在使用,并不知道这是可以成为修辞格的。把它作为一个修辞格提出的大概是晋杜预在《春秋左氏经传集解》中称为“缪语”开始的,汉刘勰在《文心雕龙·炼字》中,把它称作“字隐”,到明末清初时顾炎武先生正式启用了“析字”的名称,而陈望道先生才真正地确立了“析字”辞格。其实,“析字”作为有意为之的字谜和民谣,很早就在民间使用了。《后汉书·五行志》记载了东汉末年,京都盛传这样一首民谣:“千里草,何青青;十日卜,不得生。”“千里草”合为“董”,“十日卜”合为“卓”,二者合起来就是“董卓”。这首民谣的大意是:董卓之流,虽猖獗一时,不久即将灭忙。其中“董卓”的名字就是运用了析字格,巧妙地暗示出来的。
  (一)析字辞格概念的解读
   对于析字格的含义,《辞海》上这样解释:“修辞学上辞格之一。对文字形体加以离合、增损或只假借字形的一种修辞手法,以离合最为常见。”陈望道先生的解释是:“字有形、音、义三方面;把所用的字析为形、音、义三方面,看别的字有一面同它相连,随即借来代替或即推衍上去的,名叫析字格[1]p145王希杰先生说:“析字,就是为了适应交际的某种特殊需要,利用汉字的形体结构关系,加以变化、分解、离合、增损,重新组合,使之产生出新的意义来。[2]p143鉴于目前析字格的使用情况,其重点是放在对字形的离合和增损上,而对离合字音和字义的析字方式已渐渐被人们淡忘、放弃,因此,我们给析字格下的定义是:析字是利用汉字形体的结构特点,对其进行离合增损,以适应交际的某种特殊需要的修辞格。
如,铜牙铁齿纪晓岚是大家再熟悉不过的人物了,他任侍读学士时,每日要为皇上诵读《汉书》,久而久之,纪晓岚心生烦闷,思念起家乡来了。这些,都逃不过皇上的眼睛。有一天,皇上对纪说:“纪爱卿,你近日有事,我看是:口十心思,思妻、思子、思父母。”纪晓岚听了,立即附和:“皇上所言极是,若皇上恩准臣回乡省亲,臣是:言身寸谢,谢天、谢地、谢君王。”皇上和纪晓岚的对话中,都使用了析字手法。“口十心”合起来就是“思”,道出了纪晓岚的心思;“言身寸”合起来就是“谢”,巧妙地表达了对皇上的谢意。这是一个成功的交际对话,效果很好。
有时,析字不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它留下的回旋空间,要靠想象才能破译。因此,使用析字格,不仅需要一些文字的知识,而且还要善于想象。如《三国演义》第七十二回里有一段描写,说是曹操在巡视一所新造的花园时,走到园门旁,取笔在门上写了一个“活”字,然后扬长而去。大家不解其义,被弄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时,杨修说:“‘门’里添‘活’字,乃‘阔’字也。丞相嫌门阔耳。”曹操利用的正是析字法,含蓄地表达了自己的想法,而杨修也深谙析字手法,准确无误地破译了曹操的谜底。
有时,析字格对汉字形体的分析不如文字学研究的要求那么严格,只要八九不离十就可以了。如:毛泽东主席在1922年给长沙人力车工人上课时,在讲解“天”的意义时,就用了析字的方式。毛主席说:“‘工’和‘人’合为‘天’,如果工人团结起来,就是顶天的力量。”毛泽东主席根据“天”的字形特点,把“天”分解为“工”和“人”,虽然这样的分解不太规范,但这样的分解能形象生动地说明工人的力量,具有很强的鼓动性,就应该是个成功的例子。
(二)析字辞格产生的基础
方块汉字是汉民族在长期的生产和生活的实践基础上创造出来的。方块是汉字的外部特征,表意是汉字的属性。汉字的造字方法被称为“六书”,“六书”即六种造字方法。根据许慎下的名目,班固排列的顺序,“六书”依次为:像形、指事、会意、形声、转注、假借。其中,“像形、指事、会意、形声”被公认为造字方法,而“转注、假借”却往往被认为是用字方法。 “像形、指事” 造字方法造出的汉字,大多是独体字。所谓独体字就是在字形上很难再进行分解了,如“日、月、上、下”。而“会意、形声” 造字方法造出的汉字,大多是合体字。所谓合体字就是合两个或两个以上的部件而组成的字,如“武、信、江、河”。到了“形声”造字,字就有了表音的成分了。由于“形声”造字的能产性很强,因此,目前使用的汉字,形声字占大多数。有人据此认为,汉字是音义文字。但是,不管以上哪种方法造出来的字,也不管是纯表意的会意字,还是既表音,又表意的形声字,它们都离不开构字的最小形体单位——笔画。尤其是汉字发展到隶书阶段,线条分明,横平竖直,汉字的图画意味大大减少,笔画愈显清晰。
从笔画到成字的结构中,有一个中间单位,就是部件。部件是具有组配汉字功能的构字单位,有时,部件能单独成字,叫成字部件,如“岩”是由“山”“不”两个部件组成,而 “山”“不”都可以单独成字。有时,部件不能单独成字,如“江”由“シ”“工”组成,其中“シ”就不能单独成字。合体字都能分出部件来。由于汉字形体结构的这一特点,析字格就有了产生、发展的基础。据说,抗战时期,汪精卫当了不齿的汉奸,引起了广大民族的愤怒。一次,汪汉奸携妻子游杭州。走到岳飞墓前的时候,忽然,出现一男一女出来献花,两束献花的飘带上分别写着“言见人父,忍戎乍多”。乍一看,汪精卫甚是高兴,细细一琢磨,气的发抖。原来,这两个飘带上写的字是用的析字法,“言忍”和起来为“认”;“见戎”合起来为“贼”;“人乍”合起来为“作”;“父多”合起来为“爹”;两个飘带上的字合成“认贼为爹”。人们群众巧妙地运用了析字格手法,狠狠地骂了一下叛国贼,难怪汪精卫看了会气得发抖。
清人赵翼《陔余丛考》中有一首“拆字诗”这样写:
日月明朝君,山风岚自起。石皮破仍坚,古木枯不死。
可人何当来,意若重千里永言言永黄鹤,志士心未已。
日、月为明的部件,山、风为岚的部件,石、皮为破的部件,古、木为枯的部件,可、人为何的部件,千、里为重的部件,永、言为言永的部件,士、心为志的部件。全诗句句使用析字手法,您说这析字格用的巧还不巧?这是其他文字不能比拟的。
在一些方言区,由于说话时平翘舌音不分,或者前后鼻音不分,使某些本不同音的字念成了同音字。这时,使用析字方法,也可以帮助理解。如,吴方言区有的地方“王”,“黄”不分,在介绍姓氏时,往往会说成“三横王”或者“共田黄”。又如,吴方言区有的地方“陈”,“程”不分,在介绍姓氏时,往往会说成“耳东陈”或者“禾旁程”。这些都是采用了析字的方法。 
(三)析字手法的特殊功用
汉民族对汉字的崇拜和敬畏是发自肺腑的,是根深蒂固的。汉民族认为汉字有一种神秘莫测的力量,冥冥之中主宰着世上的一切。有一个古老的传说,说是黄帝的史官仓吉页造字时,“天雨粟,鬼夜哭”。这个传说证明了我们的先人认为汉字的诞生不是一件小事,而是一件惊心动魄的大事。《春秋元命苞》中甚至这样描写:“仓帝史皇氏命吉页,姓侯冈,龙颜侈哆,四目灵光,实有睿德,生而能书。于是穷天地之变,仰观奎星圆曲之势,俯察龟文鸟羽山川,指掌而创文字。天为雨粟,鬼为夜哭,龙乃潜藏。”真是玄乎!此话的可信度也许有些可疑,但从中也是可以看出,我们的祖先对汉字的敬畏程度。我们的祖先对有字的纸奉为神明,是不敢随意处理的。
由于仓吉页造字时,“天雨粟,鬼夜哭”,那么,汉字就一定有一种神秘的力量主宰万物,再加上汉字的表意性特征,更让人们感到神奇,因而,人们从对汉字的崇拜敬畏而发展到对汉字的迷信,认为自己的祸福吉凶,国家的兴衰存亡都可以从“字”中找到答案。于是,“测字”应运而生。所谓“测字”,就是测字者从解构汉字的形体入手,分析结构间的联系,从而附会出意思,即人们常说的文字预言。伟大的不朽的文学巨作《红楼梦》就常用析字手法来暗示作品中人物的命运。如对王熙凤的判词“凡鸟偏从末世来,都知爱慕此生才,一从二令三人木,哭向金陵事更哀。”(《红楼梦》第五回)其中“凡鸟”合为“凤”字,暗指王熙凤;“二令”合为“冷”,“人木”合为“休”,暗示了贾琏对王熙凤的态度,从开始的依从到后来的冷淡,最后休弃了王熙凤。
有时,靠“析字”的预言又不幸言中,这种巧合更助长了人们对测字的信任程度,以至于历史上大有用测字来预测王朝更替的,小有用测字来预测生老病死的,甚至更小的鸡毛蒜皮之事,也用测字来预测。“文字预测之术在历史上是长生不衰的,典型地体现出以汉字预测吉凶祸福的民俗文化心态。”[3]p54用文字来预测吉凶,预测成败,甚至预测婚姻,预测生老病死,这是汉字文化的一个特色。
   (四)析字辞格的基本类型
    根据我们划定的定义,析字格的主要类型可以分为离合型和增损型两大类。
    1、离合型
    离合型就是把一个字的字形分解成几个部件,或者把一个字的几个部件合为一个完整的字形。但有时,这个字的完整字形并不出现,要读者自己体悟。
① 何处合成?离人。纵芭蕉不雨也飕飕。都道晚凉天气好,有明月,怕登楼。                                  
( 吴文英《唐多令》)
    这是离型。先出现整个字形“愁”,再把“愁”的字形分解成“心”、“秋”两个部件分别使用,表达了人在异乡做异客的愁思。
 如果要来拆字法,“”的拆散应该是“自犬”。自己把自己摆到狗的地位,不管是走着的,卧着的,打躬作揖的,疯狂咬人的,都是吃屎货
(蓝翎《了了录》)
    这也是离型。先出现整个字形“臭”,再把“臭”的字形分解成“自”、“犬”两个部件使用,赋与新义,辛辣尖刻。
   ③ 写著西厢待月,等得更阑,著你跳东墙字边
(王实甫《西厢记》)
    这是合型,但最后没有给出完整的字形。“女字边干”即“女”字的旁边实“干”字,合起来是“奸”字。“奸”的完整字形没有出现,要读者自己体悟。
   ④我爱日月我爱星,光华照我新长征,星儿眨眼唤日月,人间天上寰宇中。
                                (电视剧《厨房交响曲》)
    这是合型,但最后也没有给出完整的字形。“日”、“月”为明,指剧中人物明锦华医生。这是剧中人物章炳华写在墙上的爱情诗。利用析字的方法,含蓄地表达了他对明医生的爱慕之情。
⑤ 张长弓,骑奇马,单戈单戈
       嫁家女,孕乃子,生男
    这是一首离合综合型的对联,且整个对联都用析字方法构成。“张长弓,骑奇马”;“嫁家女,孕乃子”为离型。“单戈独单戈,生男曰甥”为合型。
    2、增损型
    增损型就是将一个汉字的笔画增加或减少使用。
    ① 玉儿道:“就从我的姓上说罢。有一家姓王,兄弟八个,求人替起名字,并求替写绰号。所起名字,还要形象不离本姓。一日,有人替他起到:第一个,名唤王主,绰号叫做硬出头的王大。第二个,名唤王玉,绰号叫做偷酒壶的王二。……”                                   
(李汝珍《镜花缘》)
  这是增型。在“王”字上增加笔画,分别变成“主”、“玉”。
    ② 赵明诚幼时,其父将为择妇,明诚昼寝,梦诵一书,觉来惟忆三句:“言与司合,安上冠脱,芝芙草拔。”以告其父。其父为解曰:“汝待得能文词妇也。‘言’与‘司’合是‘词’字,‘’上冠脱是‘’字,‘芝芙’草拔是‘之夫’二字,非谓汝为词女之夫乎?”            
(《分字类锦》卷十二引《琅琊记》)
    这是损型。“安”减去宝盖头为“女”,“芝芙”减去草字头为“之夫”。
 昨天编完了去年的文字,取发表于日报的短论以外者,谓之《且介亭杂文》
                     (鲁迅《且介亭杂文二集·序言》)
    这是损型。“且介”是“租界”二字均减去掉一半。“租”减去“禾”变“且”;“界”减去“田”为“介”。
④  有位少爷爱戏耍人。有一次他碰见一美丽少妇,便道:“有木便为‘’,无木也念‘’;去木添个女,添女便为‘’;阿娇休避我,我最爱阿娇。”那个少妇不客气地回敬道:“有米便为‘’,无米也念‘’,去米添个女,添女便为‘’;老娘虽爱子,子不敬老娘!”
    这是增损综合型。或增或减,风趣幽默。
   (五)析字手法的运用
    析字格主要应用在字谜和对联中,文学作品中也常常使用,尤其是古代的文学作品中,应用非常广泛。
   1、字谜
   一物有千口,你有我也有——舌
   虽有,只有一颗,究竟是啥字,请你动脑筋——思
   岁除——山
   一半,一半,合起来,还是断——砍
   动一点——玉
   来——树
   上两片叶,内一片光——简
   ——闭
   日上高悬——香
   小离家老回——夭
   心血凝成——恤
   颠——泪
2、对联
   品泉茶三口白水;竺仙庵二个山人         
(西湖竺仙庵楹联)
   凤山山出凤,凤非凡鸟;龙口口回龙,龙本宠身
    砚向石边见口;从竹下生声
    秀才看禾禾乃香;蚕虫上天色丰艳
此木为柴山山出;因火成烟夕夕多       
(王中安《析字对联的修辞艺术》)
    鸿是江边鸟;蚕是天下虫
    天下口,天上口,志在吞吴;人中王,人边王,意图全任  
(朱元璋·刘伯温)
    踏破磊桥三个石;剪断出字两重山       
(李国祯《古今对联集锦》)
冻雨洒窗,东两点,西三点;切瓜分片,上七刀,下八刀 
(彭友元《对联趣话》)
    矗字三个直,黑出字成黜             
(《归田琐记》
参考文献:
[1]陈望道.修辞学发凡[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7.
[2]王希杰.修辞学导论[M]. 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0. 
[3]谭汝为.析字修辞的民俗文化阐释[J].浙江树人大学学报,2002,2:50-55
六、飞白——存真添趣
   “飞白”作为一种修辞格的身份出现,它算不上历史悠久。它的出生曲折而浪漫。作为修辞格的“飞白”,要溯源于书法中的“飞白书”。飞白书是通过运笔的技巧,故意使笔画在墨色中丝丝露白,形成枯笔,从而使书法显得既遒劲又飘逸,既刚健又柔和,充满着飞动之美。后来,飞白书又很快地被画家所青睐,吸收到中国画中,形成一种枯笔露白的绘画线条,这种线条被广泛运用到中国画“山、石、草、木”等的绘画中,收到了意想不到的“天然去雕饰”的效果。后来,“飞白”的名称又被用作修辞格的名称,但此“飞白”与彼“飞白”已经是同中有异了。
    (一)飞白辞格概念的解说
     修辞格的飞白,用陈望道先生的话来说是“明知其错故意仿效的,名叫飞白。”[1]p163刘焕辉先生在《修辞学纲要·修订本》中给飞白下了这样的定义:“飞白就是故意用白字(别字)来增强表达效果的修辞格,这是一种明知其错而故意仿效的修辞手法。[2]p326二位先生的观点其实是一致的,我们综合一下得出:飞白就是故意仿效或记录用错的字,以增强表达效果的修辞格。在这里“白”就是指用错的字,即口头上常说的“白字”、“别字”;“飞”指凭空而来,自然为之的。这个凭空而来的字不需要任何理由,重在不动声色,以巧取胜。  
如琼瑶《还珠格格》中的一段描写“小卓子本来不姓卓,姓杜。小燕子一听他自称为‘小肚子’,就笑得岔了气。‘什么小肚子,还小肠子呢!’于是,把他改成了小卓子。”这里,大大咧咧的小燕子把姓杜的“杜”错误地理解为肚子的“肚”了,因此把它改成了“小卓子”,岂不让人笑掉了大牙。这是因音同而错,作者将错就错,把这个错误实录下来,活现了小燕子活泼可爱,憨态可掬的样子。
有时,用错字又是有意为之的,如TOM网友在2003年11月29日和台湾网友讨论“和中国的冲突要花美国多少钱?”时,发了一个帖子“我要揙水陈那个垃圾,我好呸服他厚阉无齿”。这里作者故意将“佩服”写成“呸服”,将“厚颜无耻”写成“厚阉无齿”,连用几个“飞白”手法,淋漓尽致地表明了自己的愤懑之情。
   (二)飞白辞格产生的基础
   飞白的“飞”虽然是凭空而来,自然为之,不需要理由,但是,却“飞”得有理有据,这个理据来自于汉字本身的特点和中国方言众多的客观情况。
1、汉字是由笔画构成的文字,由于造字的基本笔画有限,因此,汉字出现了大量的形近字。如:戊、戌、戎、戍、戒、戉……,这让使惯了汉字的中国人都感到头疼,又叫老外如何对付?而这恰恰给“飞白”提供了生存空间。
如张弦《被爱情遗忘的角落》里有一段描写:“队里订了一份本省的报纸,也只有许瞎子开会时用得着。他总是把‘孔子曰’读成‘孔子日’,当然不会有人来纠正这位全队唯一的知识分子。”“曰”与“日”笔画相同,外形相似,只不过,一个“矮胖”些,一个“瘦长”些,然而,意义风马牛不相及。这里,作者巧妙地利用这两个汉字形似的特点,利用飞白手法,让“曰”与“日”张冠李戴,辛酸地揭示了那个时代农村落后,农民愚昧的状况。
曾听朋友说过一个笑话:说是有一个外国朋友谈到对中国的印象时说,中国人很自信,也很会宣传自己。问何以见得?他说,比如,在大街上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标语,中国很行、中国农业很行、中国工商很行、建设很行、交通很行、商业很行……,这不是中国人的宣传吗?听者莫名其妙,想我中华民族是个含蓄谦逊的民族,怎会如此宣传。后来,细细一想,不禁捧腹大笑。原来,这个老外初学中文,半懂非懂,把“银行”说成了“很行”。这里有两个错:“银”与“很”是形近而错;“行(hang)”和“行(xing)”是多音字,因音而错。看看,多有意思的汉字!
2、现代汉民族的共同语——普通话,采用了北京语音为标准音,它的音系简单,声母21个,韵母38个,组成音节四百来个,在加上4个声调,组成的音节也不过千余。而汉字知多少?因此,汉语里音同和音近的字就非常可观了。随便翻一下《现代汉语词典》看一看,仅“bā”这个音的旗下就有“八、巴、扒、叭、朳、芭、夿、吧、岜、峇、疤、捌、笆、粑、豝、鲃”等,这还不是最多的。这恰恰又使“飞白”有机可乘。
马烽的《刘胡兰传》中有一段玉莲和金香的对话“玉莲不懂什么是持久战,她悄悄向金香问道:‘金香,顾县长说的是什么“战”呀?’‘你真是个笨蛋!连个“吃酒战”也不知道。’金香自以为是地说道,‘就是喝醉酒打架嘛!’”这段对话把“持久战”飞白成“吃酒战”,就是因为汉语存在着大量的音同、音近的字造成的。这个因音而错的飞白,把金香不懂装懂的小聪明形象展现在读者面前,让人忍俊不禁,收到了极好的修辞效果。
3、中国幅员辽阔、地大物博。由于古中国地理阻隔,交通不便,造成“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的格局。再加上社会历史以及语言自身的因素,使汉语形成了八大方言区,而各大方言区内部又有若干个次方言。这些方言之间最大的分歧是语音的分歧,这些语音的分歧,也为“飞白”修辞格的选择创造了条件。
如鲁迅先生在《阿Q正传》中的一段描写:“假洋鬼子回来时,向秀才讨还了四块洋钱,秀才便有一块银桃子挂在大襟上了;未庄人都惊服,说这是柿油党的顶子,抵得一个翰林;赵太爷因此也骤然大阔,远过于他儿子初隽秀才的时候,所以目空一切,见了阿Q,也就很有些不放在眼里了。”作者在《<阿Q正传>的成因》中这样解释:“‘柿油党’……原是‘自由党’,乡下人不能懂,便讹成他们能懂的‘柿油党’了。” “自由党”之所以会讹成“柿油党”,是因为“自由党”用浙江话来说,语音与“柿油党”极像。但 “自由党”与“柿油党” 若用普通话来说,相差很大:“自”的声母是舌尖前不送气清塞擦音;“柿”为舌尖后清擦音,他们的发音部位相差很远。而阿Q所在的浙江却是没有平舌音和翘舌音之分的,再加上乡下人并不知道什么“自由党”,这时,语言世界里的“音”和物理世界里的“客观存在”发生了错位,因此,阿Q的老乡把“自由党”讹化成“柿油党”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三)飞白辞格的基本类型
根据“错误”产生的原因,我们可以把飞白辞格大致分为语音飞白,字形飞白和语义飞白三种。
1、语音飞白
语音飞白是因语音相同或相近而形成的飞白。
① 有人送枇杷于沈石田,误写琵琶。石田答书曰:“承惠琵琶,开奁视之,听之无声,食之有味。”
                               (褚人获《坚瓠集》)
“琵琶”应作“枇杷”,送枇杷者把枇杷误写成琵琶,沈石田在回信时将错就错,幽默地与送枇杷者开了个玩笑,读来风趣可笑。
② 小孩小孩你哭,前边有个小车屋。支上小锅打糊涂,一喝喝个小大肚。
                              (豫东民歌《逃荒谣》)
 “白”应作“别”,“别”是“不要”的意思,在豫东话里读若“白”。作者实录了方音,运用飞白手法,巧妙地运用一“白”字,变成“哭也白哭”,尽现了旧中国的劳动人们对饥寒交加生活的无奈和对温饱生活的无望,读来叫人心酸,催人泪下。
③ 每天天一黑,她就争着开电灯。有时候,阿姨先把灯开了,她嘴里连连地说:“我吉己来,我吉己来。”连忙从椅子上爬上桌子,用小手把灯关了,然后重新把它拧开来。                                     
(周立波《灯》)
“吉己”应作“自己”,这个音是小孩子常常说错的音,把声母舌尖音发成舌面音了,大概是小孩子在学说话时,舌面音比舌尖音好发;也许是受后一个字“己”声母的影响而错,作者如实记录了小孩子的错音,运用飞白手法,很好地展现了小孩子天真可爱的性格。
2、字形飞白
字形飞白是利用字形相近的字而形成的飞白。
① 一日,公子有谕仆帖,置案上,中多错误。“椒”讹“菽”,“姜”讹“江”,“可恨”讹“可浪”。女见之,书其后云“何事可,花;有婿如此,不如为猖。                            
(蒲松龄《聊斋志异》)
“菽”应作“椒”,“江”应作“姜”,“可浪”应作“可恨”。这里“椒”讹“菽” ,“恨”讹“浪”是因为字形相近而错;“姜”讹“江”是因为读音相同而错。这几个飞白,“飞”的出奇,“白”的出格。而女子顺手拈来,骂得痛快。
② 某学者……对柜台小姐说:“请拿‘训诂’给我。”小姐面带微笑说:“只有造鼓打鼓,没有‘训诂’。”学者想读音诂鼓同音,不再解释,便指着小姐身后架上的书说:“就是那一本。”小姐顿时笑靥如花:“那时‘训’,怎么把‘话’字读作‘鼓’了?”                       
(白鸿《并非笑话》)
 “话”应作“诂”,这是形近而错,意义相差甚远。作者实录下来,对不重视文化学习,又不懂装懂的人进行了善意的讽刺。
 清末,一次科举考试,试题为“昧昧我思之”,即思念深切的意思。有位考生粗心大意,把题目抄成“妹妹我思之”,并据此大做文章。考官阅卷看到这篇文不对题的“大作”,哭笑不得,提笔批道:“哥哥你错了。”
                              (余飞《幽默与辞格》)
“妹妹”应作“昧昧”,“妹”、“昧”字形相近,字音相同。因为是书面考试,这里主要是因形而错。这个错误可能很多粗心人都会犯,而这个书生犯得尤其可笑,作者实录下来,再经先生顺便拈上一个“哥哥”调侃,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能不让人捧腹。
3、语义飞白
语义飞白是因曲解语义而形成的飞白。
① 魏博节度使韩简,性粗质,每对文士,不晓其说,心常耻之。乃召一士人讲《论语》,至《为政篇》。明日喜谓同官曰:“近方知:古人禀质瘦弱,年至三十,方能行立。”                   
(冯梦龙《古今谭概·无术部第六》)
这个可笑的、不学无术的庸官把《论语》中“三十而立”曲解“为年至三十,方能行立”,并以此推断“古人禀质瘦弱”,真是可笑之至。这个飞白充满讽刺意味。
② 他一见秀敏就说:“秀敏同志,你那个发言稿呢?”“啥?”“讲话的稿。”“讲话还要?”“不用稿也得有个提纲吧?”“啥?”“拿张纸把你要说的内容大概写下来,提防忘了,说溜了。”       
(黄宗英《小丫扛大旗》)
 “稿”和“镐”,“缸”和“纲”音同字不同,意义更不同。秀敏是个农村妇女,又不识字,所以理所当然的把“稿”和“纲”理解成自己熟悉的“镐”和“缸”了。这个飞白使人物形象更为真实。 
③ 咱们小说里挺平常的叙述性句子,人家翻译起来就犯愁,非加个长长的注释不可……像“大跃进的时候”,有个外国人就问:什么是使劲一蹦的时候啊? 
                                 (刘心武《白牙》)
这是典型的“望文生义”。从“大跃进”飞出“使劲一蹦”,真是有趣。汉语词语字面的意义往往与其深层含义不吻合,更何况“大跃进”这个词语的文化含量也很高,外国人在学习汉语时,常常碰到这样的问题,也难为老外了。
(四)飞白手法的运用
飞白辞格在人们的语言生活中也经常使用,尤其是广告语言和网络语言中援用更是精彩纷呈。
   1、成语
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    之夭夭   流言语  
三豕涉河   名列前   穿井得人  目不识
2、广告
默默无“”的奉献 。    (华力牌电蚊香广告)
  “臭”万年,香飘万家。    (王致和臭豆腐广告)
”然一新 。                (蒙妮坦换肤霜广告)
  沐浴后干净不是好现象!尼维雅乳液使您的肌肤净而不干,滋润
而又健康。                        (尼维雅乳液广告)
聪明不必绝顶。              (美加净颐发灵广告)
拥有飞蝠,飞来鸿。           (飞蝠夹克广告)
望眼欲“穿”,爱建服装。         (爱建服装广告)
黄河电冰箱,领“鲜”一步。     (黄河电冰箱广告)
身在“伏”中不知“伏”。        (科龙空调广告)
山重水复无路,柳暗花明胃复春。  (胃复春广告)
精诚所致,“今食胃开”。          (快胃片广告)
“咳”不容缓,请用桂龙。        (桂龙咳喘宁广告)
路遥知“马利”。            (马力牌油画颜料广告)
飞闻不如一“剪”——“剪”多识广,“报”罗万象。  
(《中国剪报》广告)
3、网络语言
水木清华——水母情话           拜拜喽——886
版主——斑竹                   大侠——大侠
俊男——菌男                   美女——霉女
台独分子——台独粪子           请进——青筋
妹妹——美眉                   主页——竹叶
参考资料
[1]陈望道.修辞学发凡[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1997.
[2]刘焕辉.修辞学纲要(修订本)[M].南昌: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7.326
七、 比拟——物我相容
(一)比拟辞格概念的解说
比拟是借助想象力,把物(甲)当作人(乙),或把人(甲)当作物(乙),或把甲物当作乙物来表现的修辞格。比拟辞格的建立,也是借助于联想,把甲当成乙,其中的桥梁就是联想。所以,比拟应该有三个要素:本体、拟体、拟词。但在句中,拟体往往是不出现的。
如闻一多的《洗衣歌》:“我洗得净悲哀的湿手帕,我洗得白罪恶的黑汗衫,贪心的油腻和欲火的灰。” 这段话中用了比拟的手段,本体是“手帕、黑汗衫、油腻和灰”,拟体是“人”,拟词是“悲哀、罪恶、贪心和欲火”。拟词“悲哀”、“罪恶”、“贪心”、“欲火”都是拟体“人”才具有的情感和行为,在这儿用在本体“手帕”、“汗衫”、“油腻”、“灰”上。但是拟体并未出现,人们要借助联想,把似乎毫不相干的拟词和本体结合起来。
再如鲁迅《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的一段描写:
单是周围的短短的泥墙根一带,就有无限趣味。油蛉在这里低唱,蟋蟀们在这里弹琴。”本体是“油蛉、蟋蟀”,拟体是会唱歌、弹琴的“人”,“低唱、弹琴”都是描写人的动词,是拟词,这里用来描写昆虫,把昆虫当作人来表现,但是,拟体“人”在句中并不出现,仅仅借用了拟体“人”发出的动作,即拟词。这就要靠联想,感悟到作者是把甲事物当作乙事物来写。
余秋雨的《五城记》中:“曾经沧海难为水,老态龙钟的旧国都,把忙忙颠颠的现代差事,洒脱地交付给邻居。”沈成嵩《湖菱歌》中:“人们将菱比喻为柔美的佳人,这恐怕是有一点道理的,看那柔软的菱,整天生长在水中,与绿波依偎,与红鲤亲吻,它接受风的爱抚,水的拥抱,蝶的撩拨,蛙的挑逗,风起时,虽随波逐流,却不癫狂,一点也不轻浮。”这些都是极好的比拟。本体是“菱”,拟体是“人”,“人”发出的动作,即“拟词”直接用在本体“菱”的描写上。这虽然在物理世界中是并不真实的,但通过联想就变成合情合理的了,谁也不会提出反对意见。
(二)比拟辞格的主要特征
汉民族比较追求物我相容的艺术境界,认为人与自然应该是“天人合一”的圆融关系,讲究的是物我圆融的浑然一致与灵犀相通。汉民族认为“自然并不是绝对外在于自我的独立对象,而是与人存在着内气一贯的相融关系。这种天人一体的传统思想表现在艺术的创造上就不是物我分立,不是执着于外物细致而死寂的客观描摹,而是移情役物,寄托感发,以达到一种情景相生、物我两融的艺术境界。[1]p84所以“比拟”手法,在汉民族的文学作品中,甚至口头交际中都广泛运用。
如李汉荣《一间房子的消失过程》中的一段描写:“一双破烂老迈的皮鞋委屈地躲在门后。鞋面已生出灰蓝的台藓(霉斑?),它大张着口想急于说些什么,却始终发不出声音。它踩踏过怎样的泥泞,它曾经在怎样险陡、晦暗、狭窄、弯曲的路途上行走?借着门缝透进的光线,鞋里竟生出几茎草牙,谁都忘了这双鞋子,而鞋子还保存着对大地和岁月的思念。”多么丰富的联想!比拟的联想要植根于想象,“想象是在头脑中改造记忆中的表象而创造新形象的过程,也是过去经验中已经形成的那些暂时联系进行新的结合的过程。”[2]p282文中用了“人”才具有的思维和动作,这是人人都有的感知经验,来描写没有生命的旧皮鞋,创造出超现实的形象,使泾渭分明的人和物融为一体,简直是写绝了。虽然,在物理世界的真实上,“皮鞋”是没有生命,没有思维,更没有感情的物件,然而,由于人认识世界的出发点是以自身为参考模本的,谁都不会对这段描写提出疑问,而是自然地接受。可见,比拟是不以追求物理世界的真实为归宿,而以语言世界的可信为目的。
再如李峰《人类最完美的战利品——狗的起源及其他》中,就用比拟手法把“狗”人格化:“它是人类最早驯养的家畜,与人为伍至今,忠实效劳,多才多艺,助人为乐,在与人类的长期相处中有着重要贡献。”“狗”的人格化是能够接受的。 
(三)比拟辞格的基本类型
比拟可以分为拟人和拟物两种类型
1、拟人
拟人就是把非人的物当作人来写,把人所具有的属性转移到物的身上,又叫物的人格化。“拟人”可以从下列几个方面入手:
(1)用描写人的动词写物。例如:
蜡烛有心还惜别,替人垂泪到天明。
(杜牧《赠别》)
    ②岸花飞送客,墙燕语留人
(杜甫《发潭州》)
月光恋爱着海洋,海洋恋爱着月光。啊!这般蜜也似的银夜,教我如何不想她?
                          (刘半农《教我如何不想她》)                                    
    ④电来啦,电车这么一:哟,没人管我了,那我就自己吧,车就
                              (侯宝林《侯大胆》)
   ⑤阳光渗透所有的语言,风儿把天下的故事传说……
                                        (《同一首歌》)
(2)用描写人的形容词写物。例如:
   ①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锁清秋。
(李煜《乌夜》)
   ②无意争春,一任群芳
(陆游《卜算子.咏梅》)
至于月亮,那更不必说,他只是偶然露出半面,用他那惨淡的眼光看一看这罪孽的人间,……
                           (瞿秋白《一种云》)
   ④林子里很静,静得安详,静得有趣,鸡群和鸭群仿佛是它的主人,……鸡鸭们在我的面前好像显得格外骄傲
(陈残云《珠江岸边》)
    ⑤一枚书签倒是保存完好,仍谦卑地藏在某一页里,向不读书的时间提示着曾经动人的段落
                         (李汉荣《一间房子的消失过程》)
(3)用说话的方式,让人与物说话或让物说话。
欲与柳花低诉,怕柳花轻薄,不解伤春。
                               (黄迈《湘春夜月》)
啊!燕子你说些什么话?教我如何不想她?
                             (刘半农《教我如何不想她》)
春天,你不必唏嘘,我们帮你来回忆——回忆去年桃花的笑靥,回忆去年柳叶的弯眉。
                                (公刘《向春天致敬》)
这一圈小山在冬天特别可笑,好像是把济南放在一个小摇篮里,它们安静不动地低声说:“你们放心吧,这儿准保暖和。”
(老舍《济南的冬天》)
井冈山的翠竹啊!去吧,快快地去吧!多少工地,多少矿山,多少高楼大厦,多少城市和农村,都在殷切地等待着你们。
                            (袁鹰《井冈山翠竹》)
(4)用适用于人的复数形式“们”,用于物。
然而又加以阿随,加以油鸡。加以油鸡又大起来了,更容易成为两家争吵的引线。
(鲁迅《伤逝》)
    ②钉子们坚守着铁的承诺,与墙壁达成更深的默契。
(李汉荣《一间房子的消失过程》)
    2、拟物
拟物就是把人当作物来写,或者把甲物当作乙物来写。因此,拟物可以分为以人拟物和以物拟物两种。
   (1) 以人拟物。就是把描写物的词语用来描写人。例如:
世混浊而莫余知兮,吾方高驰而不顾。
(屈原《涉江》)
我从此要在新的开阔的天空中翱翔,趁我还未忘却了我的翅子的扇动
                             (鲁迅《伤逝》)                                                    
   ③用非所学的大学毕业生还成筐成箩地堆在那儿,哪年哪月才能轮到他呢?
                       (张抗抗《在丘陵和湖畔,有一个人……》)
   ④只有几个年轻的小伙子站在车门口说粗话,眼睛却不时往那女子身上
                                   (贾平凹《商州》)
   ⑤假如,一天/我没有了身躯/我不后悔/只要还有头颅/就要长出思想的新绿
                                   (陈升潮《新绿》)
   (2)以物拟物。就是把描写甲物的词语用来描写乙物。例如:
长空,鱼浅底,万类霜天竟自由。
                            (毛泽东《沁园春·雪》)
罗马经历过战争、流血,唯物主义者——战士布鲁诺的思想 在
自由的人民当中翱翔
(郑文光《火刑》)
他总结失败的教训,把失败起来,上去,作为登山用的尼龙绳子和金属梯子。
                                (徐迟《歌德巴赫猜想》)
     ④我的歌呵,你吧,飞到年轻人的心中,去找你停留的地方。
                            (何其芳《我为少男少女们歌唱》)
另看浪花小,无数浪花集到一起,心齐,又有耐性,就是这样咬啊咬的,咬上几百年,几千年,几万年,哪怕是铁打的江山,也能叫它变个样儿。
                       (杨朔《雪浪花》)

关于我们|帮助中心|广告服务|友情链接|版权申明|在线客服|返回顶部|管理登陆

版权所有 © 2012-2018 南通三角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网址:http://www.chinawmw.net/    苏ICP备1201754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及IE6.0以上浏览器对本站进行浏览
在线咨询:    QQ 2692605222   Email:bryshj@chinawmw.net

严正声明:中国文秘教育网(www.chinawmw.net)是原创作品的自由交流平台,欢迎会员踊跃投稿,拒绝平庸之作,严格遵守学术道德,禁止抄袭和复制他人文稿,如有被本网接受录入非其所有的原创作品,或作品内容违反有关规定,一经发现取消本站会员资格,并在本网站通告处理。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但保证在接到投诉并经验证属实后,于第一时间内删除该作品。

中国文秘教育网(www.chinawmw.net)的作品源自文秘教育界一群顶尖级文秘教育名家、博士、教授、文秘专业教学名师及优秀文秘学生、秘书行业名家和一线秘书提供的高质量原创稿源,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探讨之用,严禁其他用途或商业传播,若因此造成损失,中国文秘教育网在保留追究用户的法律责任的前提下终止对用户提供的所有服务,并且没收相关账号内的点数及会员资格。

中国文秘教育网(www.chinawmw.net)将努力成为自觉遵守学术道德的示范网站。

谢谢合作!

Welcome To www.chinawmw.net!中国文秘教育网是创造资源财富,实现资源价值,增强个人才能的好地方!

苏公网安备 3206020200016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