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文秘资源库       2018年7月16日  星期一  16:38:58

>>文秘资源库

>>文秘专业论文设计与辅导

亓静同学:浅析苏州方言的保护及现实意义

发布时间:2013-10-14  来源:原创  作者:亓静同学 指导老师:陈璇  发布者:网络秘书  浏览次数:0  
字体:  【大】  【中】  【小】

 

 

 

 

浅析苏州方言的保护及现实意义

 

   摘 要:苏州方言是吴方言的重要代表,也是昆曲、评弹、吴歌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外在表现形式。随着近年来苏州经济的发展,外来人口越来越多,苏州方言面临着消亡的危险。因此,保护苏州方言意义重大,而且需要正确的手段与措施。

    关键词:苏州方言  文化保护  语言

语言,是思维的物质外壳,是人类文化的核心部分,是“一个人类社会的传统的机构”[1]P4。语言文字是信息和文化最重要的载体,同时也是一种特殊的文化形态。语言文字工作事关历史文化的认同与传承,事关国民素质的提高和发展,事关海峡两岸的沟通和祖国统一。面对新形势、新挑战,加强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推广和规范工作,重点做好语言文字法制化建设,做好教育系统、军队系统和社区的语言文字工作,充分运用网络等媒体加强宣传力度,这是国家语言文字发展工作的重要内容。

但是,世界上很少有单一民族、单一语言或方言的国家。只使用单一语言或方言的国家几乎是不存在的。许多国家虽然都有“官方语言”,但在很多场合都会长期稳定地使用多种语言。中国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民族语言具有多样性。而正是有了丰富多彩的各民族、各地区语言的存在,才使得中华民族的语言文字体系生动、活泼。因此,创造条件科学保护各地区的方言在当下构建和谐的语言生活环境同样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苏州方言的历史沿革

(一)吴语与苏州方言

随着历史的发展,汉语在千百年来形成了今天我们知晓的七大方言区:北方方言、湘方言、赣方言、客家方言、粤方言、闽方言及吴方言。其中,吴方言是中国境内最古老的语言之一,其形成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代,距今已有约2,600多年的时间。

应该说,吴语源远流长。西汉扬雄《方言》有对其的记载。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吴”,“大言也。从夨口。”即侧首大声呼叫之意。早在两千多年前,周太王之子泰伯、仲雍南奔,到达今常熟、无锡一带,他们的语言和当地土著(所谓“百越”人)的语言结合,构成吴语的基础。秦汉时期吴语稳步发展。唐时国家安定兴盛,使得吴语得到了进一步的巩固、分化。明清时期,随着苏州的经济文化水平的提高,吴语对全国的影响最大。吴语口语大量出现在文献记载当中。其中,以冯梦龙编的10卷本《山歌》为代表。清初吴语继续发展,吴语人口占全中国的20%,白话小说《豆棚闲话》真实记录了当时的吴语口语面貌。清末和民初,出现了大批“吴语小说”,又称“苏白小说”,代表作有《海上花列传》、《九尾龟》、《海上花列传》等。其中,《海上花列传》是最著名的吴语小说,作者是江苏松江府人韩邦庆。全书由文言和苏白写成。对话皆用苏州方言是该书的鲜明特点,使用苏白也是19世纪兴起的吴语小说的共同特点。和普通话相比,吴语保留了更多的古音因素。吴语语音和北方官话差别很大,词汇和语法独特,吴语强迫式的、在句子中连读变调的发音特征是另一个与官话相区别的显著特征。这也是吴语与其他众多中国方言(如粤语,闽南语,客家话等)的重大区别(徽语除外)。

苏州,是一座有着两千五百年悠久历史的文化名城。小巷幽深,庭院错落。双棋盘式的水陆街道上,点缀着形态各异的各式桥梁。昆曲、评弹,浅酌低唱,韵味绵长。提及苏州,人们就自然就会想到“杏花春雨江南”的温柔与缠绵,而这一切,也归功于苏州方言这一文化的载体和媒介。

 苏州方言是吴方言的代表。早在商代泰伯奔吴时期,苏州话的前身——上古吴语就已经形成。汉代的时候,上古吴语流传到东南地区,形成闽语。吴县(今苏州)是当时东南地区最大的城市,也是吴郡的郡治。因此,当时的苏州方言也具有一定的代表性。汉代末年,中国北方出现大动荡。西晋末年永嘉南渡,使得上古吴语受到中原话影响,形成了中古吴语。同时,吴语也包围了当时的政治中心建康(今南京),很多士人学习吴语。起初,在建康的中原人是看不起吴语的,认为吴语鄙俗。但是随着时代的变化,当地人渐渐掌握了实权,因此,在南朝后期,吴语的影响力也逐渐增大。明代开始,由于江南地区的发达,较多苏州人能够从劳动中解放出来,从事其他行业。其中读书是苏州人从事较多的行业。从唐代到清代,苏州地区的状元占有所有状元的很大的比例,明清一度达到五分之一。上层社会的精英中,较多是苏州籍。苏白在明代从江南的流行语言成为士大夫的流行语言。越剧、昆曲、评弹都以苏白为标准音,甚至一开始的京剧都曾使用过苏白。应该说,到明代,现代苏州话的基本面貌已经形成。宋代词人辛弃疾的《清平乐》有“醉里吴音相媚好”之句,虽然并不是直接描述苏州方言的词句,但是,用在形容苏州方言的软媚缠绵上,却是十分精准与恰当的。

(二)苏州方言的特征

从大概念讲,苏州方言是吴语的一部分,是吴方言的代表。因此,保留了吴方言的很多发音及语法特征。

一是苏州方言保存了中古语音系统的全浊声母,分尖团音,韵母大多由一个单元音构成,与入声相应,有一套促声韵母,声调有七个,有成批的文白异读和复杂的连读变调。即以文白异读为例,苏州方言的文读,多半是历史上随着新词语一起进入苏州话的读书音,一般接近官话;白读是苏州原有的说话音,比较接近古音。如“味精”和“味道”、“日历”和“日脚”、“儿童”和“儿子”、“事物”和“物事”、“凤凰”和“凤仙花”、“眉目”和“眉毛”等等。文白异读往往与特定的词凝固在一起,不能随意换读。 

二是苏州方言的人称代词,第一人称单数作“吾”,复数作“伲”“吾伲”;第二人称单数作“倷”,复数作“唔笃”;第三人称单数作“俚”“俚倷”“唔倷”,复数作“俚笃”。苏州城区第一人称说“奴”,只限于老年妇女,东郊、西郊则都说“奴”。 

三是苏州方言的指示词,近指作“哀”“该”,中指作“搿”,远指作“弯”“归”。

四是苏州方言有五个常用的合音词,即“覅”“朆”“阿曾”“柠”“尚”。

总的来说,苏州方言较之其他北部吴语,更有“清、轻、柔、美”之独特韵味。而苏州方言属于北部吴语的一种,也是较为吴方言的重要代表之一。来源于吴方言,同时,有自己的特色。纵向来看,苏州方言在不同的历史时期,呈现着不同的风貌,也符合了方言变化的特征。

二、苏州方言的现状调查

苏州方言是苏州的文化之根,苏州方言的传承延续是苏州传统文化传承发展的基础。虽然苏州方言、吴侬软语深得人们的喜爱,但随着人口的大流动、大迁移,各种语言的混杂应用以及普通话的普遍使用,现在不少苏州人不会讲流利的苏州话,大多数新苏州人基本上听不懂苏州话,更不会讲苏州话,苏州方言正面临着削弱的危机。

2007年,闫淑琴、吕虹在题为《从苏州话的变异看方言保护》[2]P99-103一文中提及为了摸清苏州方言的使用情况,对部分苏州市民进行了“苏州话使用情况”的调查。此调查得出结论,“现在的苏州人并不都会说苏州话”。“虽明确自己不会说苏州话的只有11.54%,但加上不太会说的人,比例达到30%。而在7岁以下,8—14岁这两组中,不会与不太会说苏州话的二者比例之和竟占到56%、45.46%”。

  那么,时隔五年,随着苏州地方经济的飞速发展,外来人口的不断涌入,苏州方言的使用情况与五年前相比,情况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呢?于是,笔者就同样的调查内容、被调查人数对苏州市民进行了“苏州话使用情况”的随机调查。共选取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阶层的市民150人,其中有效问卷130份。问卷就苏州话的使用情况、平时使用的语言、对苏州评弹的熟悉程度、对苏州方言的保护态度等各方面展开。数据分析表如下:

表1-1  2012年苏州话的使用情况

年龄

人数

会(很流利地听说)

不会(听不懂、不会说)

不太会(听懂小部分或会说单个词句)

人数

百分比(%)

人数

百分比(%)

人数

百分比

(%)

7岁以下

25

6

24

12

48

7

28

8-14岁

44

14

31.82

18

40.91

12

27.27

15-19岁

27

12

44.44

10

37.04

5

18.52

20-35岁

12

5

41.67

6

50

1

8.33

36-55岁

11

7

63.64

4

36.36

0

0

56-80岁

8

6

75

1

12.5

1

12.5

80岁以上

3

3

100

0

0

0

0

合计

130

53

40.77

51

39.23

26

20

                 表1-2  2007年苏州话的使用情况

年龄

人数

不会

不太会

人数

比重(%)

人数

比重(%)

人数

比重(%)

7岁以下

25

11

44

10

40

4

16

8-14岁

44

24

54.55

2

4.55

18

40.91

15-19岁

27

25

92.59

0

0

2

7.41

20-35岁

12

12

100

0

0

0

0

36-55岁

11

11

100

0

0

0

0

56-80岁

8

5

62.5

3

37.5

0

0

80岁以上

3

3

100

0

0

0

0

合计

130

91

70

15

11.54

24

18.46

上述表格,表1-1为笔者2012年在苏州市区、园区、新区随机对各苏州市民做的调查问卷数据,这里的苏州市民既有纯正的苏州人,即土生土长的苏州人,也有在苏工作生活的新苏州人。表1-2为2007年闫淑琴、吕虹所做的调查问卷。从两张表格的对比可以看出,能够熟练运用苏州方言进行交流的苏州市民的人数从2007年的91人下降到53人,完全不会说苏州话的人数由2007年的15人上升到51人,不太会说苏州话的人数基本持平,由2007年的24人上升到26人。其中7岁以下、8-14岁、20-35岁年龄组不会说苏州话的人数明显上升。

表1-2  2012年苏州市民平时使用的语言

年龄

人数

普通话

苏州话

其他方言

普通话与苏州话并用

人数

百分比(%)

人数

百分比(%)

人数

百分比

(%)

人数

百分比

(%)

7岁以下

25

14

56

7

28

2

8

2

8

8-14岁

44

30

68.18

5

11.36

2

4.55

7

15.91

15-19岁

27

22

81.48

2

7.41

3

11.11

0

0

20-35岁

12

5

41.67

5

41.67

2

16.66

0

0

36-55岁

11

3

27.27

5

45.46

3

27.27

0

0

56-80岁

8

1

12.5

4

50

3

37.5

0

80岁以上

3

0

0

3

100

0

0

0

0

合计

130

75

57.69

31

23.85

15

11.54

9

6.92

表2-2  2007年苏州市民平时使用的语言

年龄

人数

普通话

苏州话

其他方言

普通话与苏州话并用

人数

百分比(%)

人数

百分比(%)

人数

百分比

(%)

人数

百分比

(%)

7岁以下

25

18

72

7

28

0

0

0

0

8-14岁

44

41

93.18

3

6.82

0

0

0

0

15-19岁

27

24

88.89

2

7.41

1

3.7

0

0

20-35岁

12

2

16.67

7

58.33

0

0

3

25

36-55岁

11

0

0

11

100

0

0

0

0

56-80岁

8

0

0

5

62.5

2

25

1

12.5

80岁以上

3

0

0

3

100

0

0

0

0

合计

130

85

65.38

38

29.23

3

2.31

4

3.08

从表2-1与表2-2的比较可以看出,2007年平时使用其他方言的苏州市民只有3人,普通话与苏州话并用的人数也只有4人。而2012年,这两项的人数分别为15人与9人;2007年36岁以上组平时几乎都是使用苏州话进行交流,而2012年,则新增了使用普通话、及其他方言进行交流的情况;同时,在14岁以下组中,2007年未出现使用其他方言和普通话与苏州话并用的情况,而2012年,则出现了这两种情况,且人数不少。

表3-1  2012年苏州市民对苏州评弹的熟悉程度

年龄

人数

听得懂

不太懂

听不懂

人数

百分比(%

人数

百分比(%

人数

百分比

%

7岁以下

25

0

0

2

8

23

92

8-14

44

10

22.73

20

45.45

14

31.82

15-19

27

12

44.44

8

29.63

7

25.93

20-35

12

6

50

4

33.33

2

16.67

36-55

11

7

63.64

2

18.18

2

18.18

56-80

8

6

75

1

12.5

1

12.5

80岁以上

3

3

100

0

0

0

0

合计

130

44

33.85

37

28.46

49

37.69

表3-2  2007年苏州市民对苏州评弹的熟悉程度

年龄

人数

听得懂

不太懂

听不懂

人数

百分比(%

人数

百分比(%

人数

百分比

%

7岁以下

25

1

4

2

8

22

88

8-14

44

16

36.36

22

50

6

13.64

15-19

27

12

44.44

14

51.85

1

3.7

20-35

12

2

16.67

6

50

4

33.33

36-55

11

9

81.82

2

18.18

0

0

56-80

8

6

75

1

12.5

1

12.5

80岁以上

3

3

100

0

0

0

0

合计

130

49

37.69

47

36.15

34

26.15

    表3关注的是苏州市民对以苏州方言为媒介的评弹的熟悉程度,从一个侧面显示了苏州市民对方言的接受和认知情况。数据对比显示,2007年至2012年,人们对苏州评弹的熟悉情况出入不大,其中,8-14、15-19岁两组测试人群中,完全听不懂的人数较2007年有明显的上升。

表4-1  2012年苏州市民对保护苏州方言的态度

年龄

人数

需要

不需要

无所谓或不理解

人数

百分比(%

人数

百分比(%

人数

百分比

%

7岁以下

25

15

60

0

0

10

40

8-14

44

40

90.91

1

2.27

3

6.82

15-19

27

20

74.07

2

7.41

5

18.52

20-35

12

8

66.67

3

25

1

8.33

36-55

11

11

100

0

0

0

0

56-80

8

5

62.5

2

25

1

12.5

80岁以上

3

3

100

0

0

0

0

合计

130

102

78.46

8

6.15

20

15.39

               表4-2  2007年苏州市民对保护苏州方言的态度

年龄

人数

需要

不需要

无所谓或不理解

人数

百分比(%

人数

百分比(%

人数

百分比

%

7岁以下

25

25

100

0

0

0

0

8-14

44

35

79.55

2

4.55

7

15.91

15-19

27

12

44.44

2

7.41

13

48.15

20-35

12

10

83.33

0

0

2

16.67

36-55

11

11

100

0

0

0

0

56-80

8

6

75

1

12.5

1

12.5

80岁以上

3

3

100

0

0

0

0

合计

130

102

78.46

5

3.85

23

17.69

表4的内容是关于苏州市民对于苏州方言保护必要性的调查。表格十分巧合的是,认为需要保护的人数两年是相同的,且占了绝大多数。不同的是,在7岁以下组中,2012年的统计数据显示,有10人的调查结果是“无所谓”或者“不需要”,这里要说明的是,这10位小朋友并不是认为不需要保护方言,而是对什么是方言保护这一举措还没有形成概念,不理解,因此,笔者将其归入最后一类。2012年的调查表明,年龄的增长与认为不需要保护苏州话这一选项是成反比的,这表明苏州方言保护已经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

综上所述,通过四张表格的分析比较,我们得出如下结论:

首先,能够讲一口流利的苏州话的人数减少,完全听不懂苏州话的人数增多。数据显示,能够熟练运用苏州方言进行交流的苏州市民的人数从2007年的91人下降到53人,完全不会说苏州话的人数由2007年的15人上升到51人。其中不会说苏州话的儿童人数明显上升。

其次,平时使用普通话进行交流的人数逐年增多。这其中,在7岁以下儿童组中,不乏父母亲双方,甚至祖父母辈都是土身土长的苏州人,有相当好的学说苏州方言的语言环境者。但是,即使有这样好的学说苏州方言的环境,这部分儿童中有很多人在家或者在学校都用普通话进行交流,很多幼童甚至只能听懂零星的苏州方言的词汇,已经不会用完整的苏州话的思维方式进行交流。

再次,对于评弹的喜爱程度和对于保护苏州方言必要性的理解上,数据显示较为乐观。至少没有出现像表1那样数值相差较大的情况。

那么,为什么会导致上述调查结果的出现呢?究其原因,首先,随着苏州城区的扩大,苏州经济的飞速发展,大量外来人口涌入苏州。截至2012年4月,苏州市人口增至1300万,而根据公安部门最新数据,作为江苏省第一人口大市的苏州,外来人口已超过本地户籍人口,达到了700万。作为全国知名度很高的外向型城市之一,目前在苏境外人员达5.4万人,占江苏省内的一半以上。苏州已成为仅次于深圳的全国第二大移民城市。大量移民的涌入,必将带来自己的语言与文化。庞大而复杂的人员构成,稀释了苏州话作为交流媒介的主流话语地位。人们需要有一种共同的话语体系进行交流,而普通话就成为了一种通用语言。

其次,普通话的推行是出现上述调查结果的另一个重要原因。

再次,此次调查表明绝大多数人认同并且开始慢慢喜欢以苏白作为媒介的评弹艺术,认为需要很好的保护苏州方言。这主要是因为苏州市民物质生活的改善,从而进一步需要精神文化层面的满足以及与政府的保护性措施有着十分重要的关联。同时,也与新闻舆论的宣传与呼吁密不可分。

     三、苏州方言保护与传承的意义

(一)从社会心理和文化学的角度看,保护苏州方言更加有利于体会历史文化积淀,更有利于增强市民的城市认同感和自豪感,从而进一步增强国家民族自豪感。

语言是文化的核心,语言的变迁意味着文化的变迁,语言认同实际上就是文化的认同。德国语言学家威廉•洪堡说:“一个民族的精神特性和语言形成的结合极为密切,只要有一个方面存在,另一个方面必定能完全从中推演出来。语言仿佛是民族精神的外在表现;民族的语言即民族的精神,民族的精神即民族的语言。”[3]P17

苏州话包含了丰富的历史文化的积淀与传承。苏州话中蕴藏着丰富的苏州历史文化元素,如“破么破介,倒是苏州货”,这句方言显示了明清时期苏州由于资本主义萌芽的发生,苏州工艺的优质。再如苏州话中有一句俗语叫“托人托了王伯伯”。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对方办事不牢靠,交办的事情十有八九办不成。关于“王伯伯”的典故众说纷纭。有的说法是:“相传乾隆皇帝下江南, 在苏州一家酒店微服私访。店小二请他带个信到北京,问候叔公,即常州籍人、文渊阁大学士刘纶。后来小二与刘纶见面,提起曾托北京‘高天赐’(乾隆化名)高伯伯带信之事。刘哈哈大笑说,你托的不是高伯伯,而是‘皇伯伯’。” 由于皇、黄不分,“皇伯伯”很自然演变为“王伯伯”或“黄伯伯”,后来人们就把胡乱答应受人之托,实际又未认真去办的人,统称为“王伯伯”。还有一种说法是明清时期,人们称替皇室采办衣物珍玩的红太监为“皇伯伯”。他们来到地方上后,地方官员或为升官,或为谋美差,曲意奉承,重金巴结,指望与皇亲国戚亲近的“皇伯伯”能帮忙美言。一般情况下,皇伯伯们来者不拒地将礼品照单全收,可回京之后,他们把许诺忘记的一干二净。地方士绅敢怒不敢言,久而久之,就有了这一民间谚语的产生。

因此,了解苏州方言,保护苏州方言,有利于历史学、民俗学研究的开展,能更好地传承文明;同时,能够增强区域人民的认同感与自豪感,从而有利于民族、国家的安定团结。

(二)苏州方言被称为古汉语的活化石,了解苏州方言,能更有利于古典文学经典的学习,有利于提高自身的文学及文化修养,有利于中华民族文学经典的传承与研究工作。

苏州方言保存了古汉语语音系统中的全浊声母,很好地保存了古汉语中的入声字,若了解、熟悉苏州话,在鉴赏或者研究古典诗词时,我们就可以借助苏州话来体会韵脚,从而准备地掌握诗词的韵律。

如宋代词人姜夔的《暗香》与《疏影》调。两首词都是姜夔同时创作以咏梅花的,是取“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近黄昏”两句的首二字作为调名。九十七字。前片四十九字,九句,五仄韵;后片四十八字,十句,七仄韵。 

【序】辛亥之冬,予载雪诣石湖。止既月,授简索句,且征新声,作此两曲。石湖把玩不已,使工妓隶习之,音节谐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   

暗香

旧时月色,算几番照我,梅边吹笛。唤起玉人,不管清寒与攀摘。何逊而今渐老,都忘却春风词笔。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瑶席。江国,正寂寂。叹寄与路遥,夜雪初积。翠尊易泣,红萼无言耿相忆。长记曾携手处,千树压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尽也,几时见得。  

疏影

苔枝缀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客里相逢,篱角黄昏,无言自倚修竹。昭君不惯胡沙远,但暗忆、江南江北。想佩环、月夜归来,化作此花幽独。   犹记深宫旧事,那人正睡里,飞近蛾绿。莫似春风,不管盈盈,早与安排金屋。 还教一片随波去,又却怨、玉龙哀曲。等恁时、重觅幽香,已入小窗横幅。 

  

     两词意境朦胧,在咏梅时寄寓了很深的感慨。《暗香》亦如题面,侧重写梅的幽香冷艳,寄寓怀人之情。《疏影》侧重写梅花的稀疏,感伤其凋零,寄寓时事及身世之感。张炎在《词源》中赞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自立新意,真为绝唱。”两词最有特色之处是均押入声韵,而入声字发音轻涩、幽约,很好地奠定了两首词清冷的氛围,造成曲折动荡,摇曳多姿,且意境朦胧的效果。随着古汉语的发展演变,“入派三声”,现在的普通话中已经没有了入声字,所以,当用普通话朗读该两首词的时候,已经缺少了入声字那种急促、跳脱的韵律,给我们在阅读和理解上造成了很大的障碍。

因此,苏州方言的保护与传承,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优秀的古典文学经典的保护,对我们更好地提高自身的文学修养起着重大的作用。

(三)从艺术的保护与传承的角度看,保护苏州方言更加有利于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

方言是灿烂多姿的地方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或载体之一。方言是地方戏曲和曲艺的脊梁,在苏州,以苏州方言为载体的评弹、昆曲以及吴歌都是人类文明史上的光辉灿烂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三种文化艺术样式,有着共同的特点,那就是都以苏州方言为载体。改革开放以来,苏州评弹、昆曲、吴歌相继走出国门,面向世界。到美国、加拿大、法国、日本、新加坡等展示吴地文化的风采。苏州评弹还被誉为“中国最美的声音”。而随着青春版《牡丹亭》的公演,海内外也掀起了昆曲热潮。这些艺术门类,无疑是苏州魅力的文化名片。

但随着经济的发展,人口的流动,苏州方言的应用人群日益缩小,大部分新苏州人听不懂苏州方言,因此,苏州话的式微带来的连锁反应是造成这些艺术门类的相应式微。这些古老的剧种一度面临传承的极大挑战。语言文字及其记录和传承的民间文化,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内容。一种语言消亡,它所承载的文化常常也会随之消亡,这将是人类文化的严重损失。语言资源是重要的信息资源和文化资源,所以,保护苏州方言,对于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和传承尤为重要。

四、关于如何保护苏州方言的几点设想

(一)利用广播、电视、报纸、书籍、光碟、网络以及交通等各种传播途径和灵活多样的手段,积极进行广泛、深入的宣传,普及保护知识,激发和培养全社会的保护意识,营造良好的社会氛围,扩大苏州方言保护与推广的范围。

当今社会,是信息高速发展的时代,除了广播、电视之外,互联网,特别是微博的出现,使得信息的传递在分秒之间实现。利用广播、电视与网络等新闻媒体的力量,扩大苏州方言的保护与推广,这是十分有效的手段之一。近年来,苏州市广电总台开辟了多档苏州方言节目,如《施斌聊斋》和《天天山海经》,是两档全程苏州话录制的电视节目;广播也有相应的用苏州话主持的节目,如阿万茶楼等,这些栏目以讲述日常生活琐事及苏州古老文化为特点,贴近百姓生活,深受苏州市民的喜爱。

  笔者认为,苏州市政府还可以利用网络微博受众广、便捷灵活的特点,建立一个苏州方言学习的微博账户,每天发布一些与苏州方言相关的知识、内容,这样,既满足了想要学习苏州方言的人的求知欲望,也不会给学习者带来更大的时间、精力上的负担。

  当然,市区的公共交通也是传播苏州话的很好的工具。笔者在香港乘坐地铁时发现,香港政府在播报站名时同时用粤语、英语与普通话播报。这是一个十分有效的手段。在市区的公交车播报站名时可以采用普通话、苏州话各播报一次。还有不少苏州市民,特别是“老苏州”对已经开通的一号轨道交通报站提出建议, 认为应该在常规的普通话和英语之外,增加苏州话报站名,以体现 “苏州特色”。

  (二)重视学校、家庭教育,方言学习从娃娃抓起。

研究表明,3—6岁的幼儿语音意识出现,基本上可以掌握本民族语言的全部语音,并会有意识地辨别发音是否正确,仿正纠错。同时,幼儿词汇的扩展可以体现在词汇量的增多和词类范围的扩大上。幼儿的词汇量几乎每年增长一倍,据国内外相关研究统计,3岁幼儿的词汇量为1000左右,4岁时达到1600~2000,5岁时为2200~3000,6岁时可以达到3000~4000。尽管其中存在着个体差异,但是总的来说幼儿期是人生中词汇量增加速度最快的时期。

科学家研究发现,人类大脑中有负责学习语言的部位,叫做“布罗卡斯区”。幼儿脑内的“布罗斯卡区”在语音辨别和模仿等方面非常灵敏,幼儿的母语发展就和这一区域有很大关系,但是该区域的灵敏性会随着人们年龄的增长而直线下降。因此,对于3-6岁的幼儿来说,学习方言是最好的时机。幼儿期的家庭教育对苏州话的保护至关重要。父母亲应当利用一些生动有趣的儿歌、童谣等鼓励孩子学习苏州话,激发其学习苏州话的热情。

当然,随着外来人口的增多,苏州市的家庭人口构成中,本市人口的比例在逐年下降,很多家庭只有父母亲中的一方会说苏州话,有的家庭父母、祖父母都不会说苏州话。那么,就需要学校在提倡并普及普通话的同时,开展一系列的苏州方言的教学工作。学校可以在规定的必须使用普通话的正常课程外,适当地利用活动课程、课外兴趣活动、校本课程、讲座等形式教授、学说苏州话。如昆曲进校园,评弹进社区、进学校等活动。在这点上,苏州平江实验学校,专门编写了用苏州方言朗诵的儿歌“银杏娃”,让学生学讲苏州话;苏州第一中学,专门开课将昆曲带入学堂。而社区也积极参与到苏州方言的推广与教学过程中,如为了满足贫困学生对昆曲艺术的向往,山塘地区特意开设了爱心小昆班等。

(三)建立一支高素质的专业队伍,培养一大批热爱苏州方言保护、专业知识精湛、具有奉献精神的科研岗位工作者。

关于苏州方言的研究,肇始于上世纪20年代。近百年的时间里,苏州方言的研究成果可谓硕果累累。其中,最近、且成果显著的当为苏州大学的汪平教授。汪教授本身是苏州人,对苏州方言有着深厚的感情,发表了大量的关于苏州方言研究的论文,并出版相关著作。其中《苏州方言语音研究》(华中理工大学出版社,1996年)和《苏州方言研究》(中华书局,2011年)分别从语音及方言学传统各方面对苏州方言展开了全面而详实的论述。年轻学者中,似乎暂时还没有涌现出像汪平教授这样的佼佼者,因此,各高校以及研究机构也要利用一切资源,定期举行研讨会、交流会,积极开展政策研究、工作研究与学术交流,拓展提升年轻学者的研究水平。

五、结语

苏州话,历来被认为是“清、轻、柔、美”的吴语的代表,以苏州方言为载体的昆曲、评弹、吴歌又是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宝库中光耀夺目的明珠。为了能让我们的后辈也能领略这一方水土赐予我们的文化宝藏,让他们可以徜徉在昆曲的绵长、吴歌的悠扬、评弹的清丽中,可以充分理解苏州“崇文、融和、创新、致远”的城市精神,可以自豪地诉说关于苏州每一条小巷、每一个人物、每一段历史的掌故,我们要努力保护苏州方言。

注释:

 周振鹤:《方言与中国文化》,上海人民出版社1986年。

 闫淑琴、吕虹:《从苏州话的变异看方言保护》,《常熟理工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5月。

 (德)洪堡特著,姚小平译:《论人类语言结构的差异及其对人类精神发展的影响》,商务印书馆 2002年。

参考文献:

[1] 游汝杰:《略谈普通话和方言的社会功能与和谐发展》,《语言文字周报》2006年12月6日第四版。

[2] 赵元任:《吴语对比的若干方面》,载《赵元任语言学论文选》,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5年。

[3] 汪平:《苏州方言语音研究》,华中理工大学出版社1996年。

[4] 汪平:《苏州方言研究》,中华书局2011年。

[5] 钱大昕:《十驾斋养新录》,上海书店1983年。

Analysis of the Protection of SuZhou Dialect and the Practical Significance

Qi Jing

(School of Management Secretary of the foreign business 10)

AbstractSuzhou dialect is an important representative of the dialect of Wu Region. At the same time, its also the extrinsic demonstrate of some non-material cultural heritage ,such as kunqu opera, storytelling and ballad singing and the song  in the Region of Wu .With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suzhou economy in recent years, the floating population is getting more and more.  Meanwhile,Suzhou dialect gets into a difficult position. Therefore, it is of great significance to protect the suzhou dialect, and the right means and measures is needed..

Key words Suzhou dialect  culture protection  language

关于我们|帮助中心|广告服务|友情链接|版权申明|在线客服|返回顶部|管理登陆

版权所有 © 2012-2018 南通三角洲文化发展有限公司   网址:http://www.chinawmw.net/    苏ICP备12017549号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及IE6.0以上浏览器对本站进行浏览
在线咨询:    QQ 2692605222   Email:bryshj@chinawmw.net

严正声明:中国文秘教育网(www.chinawmw.net)是原创作品的自由交流平台,欢迎会员踊跃投稿,拒绝平庸之作,严格遵守学术道德,禁止抄袭和复制他人文稿,如有被本网接受录入非其所有的原创作品,或作品内容违反有关规定,一经发现取消本站会员资格,并在本网站通告处理。本网不承担任何责任,但保证在接到投诉并经验证属实后,于第一时间内删除该作品。

中国文秘教育网(www.chinawmw.net)的作品源自文秘教育界一群顶尖级文秘教育名家、博士、教授、文秘专业教学名师及优秀文秘学生、秘书行业名家和一线秘书提供的高质量原创稿源,仅供个人学习、研究、探讨之用,严禁其他用途或商业传播,若因此造成损失,中国文秘教育网在保留追究用户的法律责任的前提下终止对用户提供的所有服务,并且没收相关账号内的点数及会员资格。

中国文秘教育网(www.chinawmw.net)将努力成为自觉遵守学术道德的示范网站。

谢谢合作!

Welcome To www.chinawmw.net!中国文秘教育网是创造资源财富,实现资源价值,增强个人才能的好地方!

苏公网安备 32060202000162号